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六十章:第一次见面

    “卧槽,这年头,盒子都能成精了么?太他娘的疯狂了!”

    道士瞪眼看着朝着两人爬过来的盒子精,不禁开口吐槽道。

    丁小乙看着跑来的盒子,却是不由一愣。

    脑海中却是突然想起了陈老,之前说到的奇遇。

    还未来及把事情关联起来,就听到一声既熟悉又陌生的呼喊:“蠢货,回来!”

    树林中,一道倩丽的身影追赶出来,手上拿着一根木柴,对着盒子精做出一副要打的模样:“别跑了,再跑……”

    卡依那话说到一半时,忽然神情一怔,看着躺在地上的丁小乙。

    两者目光相对,丁小乙眨了眨眼:“嘿嘿,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巧了。”

    卡依那听他的话后,也回过神来,快步奔上前,目光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一边说,一边在他身上仔细摸索检查。

    可任凭她上下摸索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任何伤口。

    丁小乙被她摸索的浑身不自在,赶忙道:“我只是中毒了,没有受伤。”

    “中毒!”

    卡依那闻言不禁脑海中闪过王狗子鬼神莫测的手段,心头一松:“那就好,只要死不了,中毒都是小事。”

    “嘿,这是你熟人么?”一旁道士见状,脸上露出喜色。

    丁小乙还没来及回答他,只见树丛后面,又有两个人追了上来。

    两人一老一少。

    当看到躺在地上的丁小乙时,脸上的神情同时一变,不约而同地尖叫道:“是你!”

    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萨达尔和王小狗。

    “这些都是你朋友啊,那就好,那就好……”

    他见两人似乎都认得丁小乙,心里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

    毕竟他现在骨头都像是酥饼一样,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来,这时候若是遇到居心回测的歹徒,他俩一个都别想活。

    不曾想运气这么好,居然遇到了这小子的朋友,看女娃关切的模样,就知道,两人关系不浅。

    再看看后面那一老一少。

    更是眼睛全然直勾勾的盯着丁小乙,仿佛除了他,这世间再没有能让他们转移目光的东西了。

    见状,道士生怕众人把自己丢下,赶忙喊道:“诸位,贫道法号无拘,和这位小兄弟,乃是异性结拜之交。”

    看到道士这么积极的模样,丁小乙脸上却是露出苦笑道:“别喊了,这俩是仇人,没看那个老家伙眼睛里都快要冒火了么?”

    “啊!!”

    道士一怔,仔细一瞧,果不其然,那老头的浑浊的眼珠子里,直冒绿光,眼底里就透着一股杀气。

    见那老头咬牙切齿的模样,道士嘴角一抽,这是多大的仇啊,脸色骤然一正:

    “大爷,冤有头债有主,您可别殃及池鱼啊,我和这小子才刚认识,连一天都不到。”

    他一翻白眼,要不是现在他骨头都发麻,真想一脚踹上去,见过墙头草,没见过他这样翻的这么快的。

    “你也有今天啊。”

    萨达尔走上前,蹲下身子,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嘿嘿,老萨好久不见,没发现你比之前年轻多了。”

    面对萨达尔的愤怒,丁小乙却表现的很轻松,仿佛料定了萨达尔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萨达尔冷笑道:“少来这套,别以为你之前放了我,我就不会杀你,你可把我给害惨了!”

    何止是害惨了,夺走了他的亡灵号,差点要了他的命。

    若不是运气好,现在他早就死在大海上。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遇到他,而且遇到的如此巧妙。

    一时萨达尔眼底闪烁着冷光,似乎是在思索着该怎么折磨折磨这个讨厌的家伙。

    “萨老!”

    一旁卡依那察觉到萨达尔眼神越发越阴鸷,脸色一变连忙护在丁小乙身上:“这人和我有旧,您老若是气不过,打他一顿就是了,断不能要他性命!”

    “师父……”

    身后王小狗也凑了上来,虽然没有求情,可眼巴巴的目光看着他。

    毕竟丁小乙和他也有一段旧识,若不是他,自己可能现在还是在天堂岛那个贫民区里捡垃圾的孩子。

    面对两人求情,萨达尔不为所动,深邃的双眼闪烁着幽灵的火苗。

    “你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你自己说一个我不杀你的理由。”说完缓缓伸出手指:“你只有一次机会!”

    看着萨达尔一副愤恨难平的模样,一旁道士心里一阵无量天尊,想:“这么浓烈的杀气,不是夺妻之恨,就是杀子之仇,说破个天也没用。”

    然而丁小乙闻言,只是冷冷一笑,嘴角轻轻蠕动下,声音悄然传入萨达尔的耳中。

    顿时在众人的目光下,萨达尔脸上的表情,从狐疑到震惊,从震惊又到不可思议,最终到满脸古怪的看着丁小乙半响。

    两人目光相对,像是在做最后的确认,不过片刻,萨达尔的表情顿时愤怒起来。

    只是脸上虽然愤怒,但眼底杀气已然不见了,只剩下带着羡慕的幽怨之色,愤愤不平地照着丁小乙屁股上就是一脚。

    嘴里骂骂咧咧道:“妈的,天下狗屎都被你小子踩光了么?”

    也难怪萨达尔会如此不爽。

    丁小乙告诉啊的,正是关于附魔术【魔规】的信息。

    对于萨达尔来说附魔术是他最骄傲的地方,但他对附魔术却只是一知半解的摸着石头过河。

    就和自己一样,当得知附魔术并非他们的专利,而是在很久之前就存在有顶尖的附魔师后,激动又失落的心情是不可避免的。

    激动是因为这条路上并不孤独,前方亦有借鉴和前进的方向。

    失落当然也是如此,毕竟自己引以为傲的东西,不曾想别人早已经摸索了出来,甚至有着远超自己的造诣。

    当得知附魔术,居然还需要配合一件【魔规】的装备时,萨达尔开始还很疑惑。

    但得知了【魔规】的效果和使用方法后,简直就是为萨达尔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试问,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杀掉丁小乙。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始终气定神闲的原因。

    “嘿嘿,不然怎么又会这么巧的遇到你们呢。”他笑着说道。

    他话音刚落,却是猛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不是巧合,而是我在找你。”

    他听到这阵声音,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去。

    只见面前的石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正端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一身黑色的风衣,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蓄着一头短发。

    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

    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

    手上拖着一支细长的烟杆,一吸一吐中,烟云缭绕。

    显然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陈老口中所说的那位神秘主厨,王狗子。

    见到这位陈老都崇拜至极的男人,自己好奇的同时,心里却是生出几分困惑,不明白对方口中,是他来找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

    王狗子深吸了一口手上的烟杆,烟锅里已然碳化的烟丝一时燃灭起伏。

    突然就见对方伸手朝着两人隔空一抓。

    一时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在他和道士身上涌动,仿佛这一下自己体内的灵能都随着对方这简单的一抓要被牵动起来一样。

    等两人察觉不对劲时,这股力量却是已然消失不见,更诡异的是,一缕缕绿色的菌丝出现在王狗子的手中。

    “咦!!”

    躺在地上的道士第一时间坐直身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双手:“毒居然没了?”

    丁小乙也察觉到自己体内的毒素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一丁点都没落下。

    再看向王狗子手上那一团翠绿色的菌丝时,心中顿时掀起一股滔天海浪。

    这份苗毒的厉害,他可是亲身体会。

    像是扎根在自己灵能中一样,纤细如发,密密麻麻的和灵能混合在一起。

    自己只能用分解术慢慢的去消磨,哪知道对方只是轻轻一挥手,居然就帮他们俩人将体内的速度给拔出了。

    看着王狗子手上菌丝般的毒球,丁小乙猛地想起陈老所描述的神奇手段,不由惊讶道:“摄源手!”

    “咦,你居然还认得?”

    这下轮到王狗子有些意外了。

    丁小乙咧嘴笑道:“前不久我的老师,曾经遇到过您,得到过不少指点,故而对我说起来过摄源手的神妙。”

    听到他的解释后,萨达尔一挑眉头,脸色有些古怪道:“谁?”

    “陈星河!”丁小乙答道。

    “啊!!!”萨达尔脚下的石头骤然化作齑粉。

    得知丁小乙的老师,居然就是不久前那个光头时,萨达尔瞬间感觉肺都要气炸了。

    自己仇人的老师,就坐在自己面前,自己居然还和对方喝酒打趣,吹牛逗乐。

    现在想想,简直令萨达尔脸皮发烫。

    “虾仁猪心!,虾仁猪心!!”

    “哦,原来如此,难怪你能猜出来。”王狗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曾想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彼此间已经有了许多层交际。

    缓缓向着丁小乙伸出手掌:“把石碑拿出来我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