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24章 任务上门

    这办法无疑最直接。虎视眈眈想打息铁主意的人再多,郭群其直接一次性派出十几二十个元婴修士,将休假的元婴修士一股脑派过去,接管灵矿,从挖取息铁开始,一直到运送结束,全由这些人完成,就不信还有哪股势力能够有胆出手抢夺。

    显然他能想到这办法,郭群其不会想不到。既然没有执行,被迫调整用上其他办法,肯定是中间出现了什么变故。

    赵长老点点头,脸上露出苦笑“出了变故。”

    在最初发现了息铁后,消息第一时间秘密汇报给了郭群其,郭群其认为如果派大量元婴修士过去,势必立即会被万剑门注意到,有可能息铁还没有采集,就先被万剑门修士骚扰,弄得事情一团糟。

    这样担心自然也有道理。毕竟万剑门哪怕不了解详情,光是发现大批灵宗修士聚集在大龙城灵矿,就会主动堵上门去。

    郭群其担心这个,不愿冒险,想悄无声息、不声不响地将息铁带回灵宗。

    他高估了灵矿的管理者的水平,认为在那群管理者的严格管理下,灵矿发现息铁的秘密一定不会外泄,所有人会自觉封口。这也与身为灵宗的宗主谜一般的自信有关系。

    既然相信消息不会外泄,郭群其自然是采取稳妥的方法,那就是灵矿按部就班运转,大家慢慢挖矿,慢慢将息铁采集到一处,再按照往日里的正常途径带回灵宗。

    这样做,起码当时郭群其认为不会出错,做法很稳妥。

    但殊不知这方法要稳妥,前提是发现息铁的秘密不能让外界知道。

    而郭群其最后被证明是想错了。

    灵矿的管理层没有问题,但没能够约束住底下所有的人,大概连管理层都没想到,矿工中有万剑门的眼线。

    万剑门得到了风声,尽管无法派人去灵矿亲自去证实,但还是采取了措施,这条措施直击要害。

    “万剑门撺掇了时空城内其他十家宗门,告知对方,灵宗即将拥有非常可观的息铁数量,而他们十一家宗门的息铁储量加在一起,恐怕都不到灵宗的一半,这种话其实极具煽动性。”

    赵长老逐步向王伦解释,为什么灵宗这次被迫要调整的原因。

    王伦听到这,点头表示理解“十二家宗门彼此见不得对方好是常事了吧。”

    “对的,”赵长老冷笑

    ,“万剑门瞅准了这一点,成功让其他十家宗门起了分一杯羹的心思,他们在这件事上联合了起来,找到了宗主,反复地说,表达的意思就只有一个,要求灵宗拿出息铁,和他们平分了,这样的话,他们可以什么都不做,而言下之意自然就是,倘若宗主不同意,他们说不定就会搞破坏,让灵宗没法轻松得到息铁。”

    牛尚明这时候也插话道“宗主同意,他们可以白赚息铁,宗主不同意,他们会阻止息铁这种珍贵炼器材料落入灵宗的口袋,总之,他们横插进来一杠子,对他们自己只有好处。”

    “这个时候,仍然可以一次性派最多数量的元婴修士,将息铁带回来吧”王伦觉得万剑门这样干了后,郭群其仍可以用这种最直接和简单的方法。

    “万剑门光是这样,郭宗主当然能够像王副会长说的这样做。”赵长老露出阴沉的神色,“但万剑门在宗主拒绝平分息铁之后,立即就动了另外一招,还是狠招。”

    王伦好奇莫长风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对他来说,万剑门和灵宗都是敌人,谁吃亏都行,最好是两家两败俱伤。

    “万剑门联合了其他十家宗门,由飞蝠剑王等几名化神强者牵头,提议每年的三月、六月、九月和十二月这四个月的后十五天,时空城参与时空通道改造的修士,比往常更勤奋地做事,也就是一年来四次、总共为期六十天的大冲刺,以便提升改造时空通道的效率,牵头的化神强者解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按部就班地做事稳定是稳定,但缺少鞭策,从中分出六十天,大家一起提升做事的强度,更能够让人在适应这种高强度后,轻松应对余下的三百天。“

    “还别说,这提议听着有道理,难怪莫长风提出来后,其他十家宗门会同意。当然,他们别有用心,是要趁着这机会,让十二家宗门的元婴修士,大量留在时空城。”

    赵长老认为这确实是狠招。

    王伦听明白了,点头“这招确实狠,关键让人挑不出刺来。”

    “十一家宗门集体提议,灵宗反对也没用,六天前就是三月的灵月日,也就是后半个月开始的日子,提议通过后,那一天就立即实施。”

    “除了原本就正常做事的元婴修士,那些本来在休假的元婴修士,被分为两部分,休假时间减半,轮着去时空城做事。”

    “等于是,三月的这最后十五天,时空城内每一家宗门的元婴修士

    ,有四分之三的数量,天天在改造时空通道,真正在休息的,只有四分之一。”

    “而以前这个比例,是二分之一。”

    “可想而知,灵宗能被派到大龙城灵矿的元婴修士,一下锐减了一半。郭宗主自然不能派他们前去直接将息铁带回来了,因为这些人携带息铁,半路上就会遭到对手的抢劫。”

    “宗主能做的,就是派这些元婴修士前去灵矿,布置法阵,以及威慑,让对手不敢一窝蜂冲进灵矿抢夺息铁,但他们也只能呆在那,毕竟被人时时刻刻盯着,倘若带着息铁离开,很容易就会被盯上。”

    王伦完全听明白了“所以现在是让元婴修士和对方的强者对峙,拖住对方强者,灵矿这边继续正常运转,按照以前的运输方式将灵石运出去,而息铁也会分批,像运灵石那样被运出去,避免被人盯上。”

    “没错,只能是这样了,而且速度要快,灵矿那边反应,敌人蠢蠢欲动,可能会在五六天内就开始一窝蜂冲击,趁乱抢夺息铁,所以灵矿根本坚持不到三月份结束,等来大批元婴修士支援的那个时候。”赵长老解释着。

    “这事情变复杂了许多。”牛尚明不由苦笑。

    “谁说不是啊,”赵长老在叹气,“若是宗主一开始就派遣大批元婴修士哎算了,当时就算是宗主,也没预料到秘密会外泄。”

    “王副会长,你是灵宗如今没任务在身的少数几名元婴修士了,灵宗需要你出力,安全将部分息铁带回邺州。”赵长老在解释清楚来龙去脉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好。”

    王伦回答很简单,看着像二话不说立即答应了,对此事很上心。

    牛尚明包括这个赵长老自然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郭群其搞砸了这事就是活该,可惜没法利用这一次机会,挑起灵宗和万剑门火拼。

    他得罪死了万剑门,再加入灵宗,又暗中和问斗反贼势力站到了一起,终极目标是摧毁时空通道,而具体的过程他目前无法计划出来,只知道倘使有机会,可以削弱十二家宗门的实力,那肯定会去做。

    “有王副会长这样的强援加入,那就好办了。”赵长老满意地笑了。作为代表郭群其来到这儿的人,他对王伦的表态很满意。

    王伦加入灵宗,就该为灵宗出力,而王伦态度好,自然就更好了,省得他还要进行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