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25章 主动入局

    王副会长,宗主拟定的初步计划是,保持大龙城灵矿以前的运输灵石的方式不变,以前一共有四支车队负责运输灵石,其中一支只在云州境内运输,另外三支车队则会将灵石从云州大龙城运到邺州,此次我们一共五名元婴修士,会分配到这三支车队中,暗中控制车队离开灵矿,带领车队将灵石运回邺州。而息铁也会分为三部分,同时放置在车队中,隐藏在灵石里面,随同三支车队被带走。”

    赵长老为王伦介绍着初步计划。说出来就是在告诉王伦,这是宗主拟定的计划,不会更改,也不容别人去更改,王伦只需要照着这个计划的思路,去执行就行。

    当然,他也一样。他也是此次灵宗仅有的五名暂时没任务在身的元婴修士。

    毕竟,那些闭关的宿老,以及在灵界其他地方执行任务的元婴修士,不可能抽调回来,而时空城那边又“困”住了大批元婴修士,人手确实捉襟见肘。

    “好,我知道了,听赵长老的安排便是。”王伦表示道。

    郭群其这样计划,还是有道理的。

    在其他宗门的修士,散修的虎视眈眈下,明面上灵宗派到灵矿的元婴修士必须和对方对峙,拖住对方。只要这些元婴修士不动,那么对方的主力必定也不会动。

    这样一来,就给了三支车队暗中行动的空间了。有明面上的元婴修士帮忙吸引火力强点,三支车队面临的危险会降低许多。

    而且,郭群其是迅速做出这个计划的,马上就要执行,这么快的速度,也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对方未必会意识到正常进出灵矿、运输灵石的车队,会偷偷携带息铁离开。

    当然,时间一长,对方肯定会意识到。所以郭群其才会要求立即行动,不给对方反应过来的时间。

    王伦知道这次很难利用息铁抢夺这事,引发灵宗和万剑门火拼,但至少自己可以做点什么,恶心一下灵宗,让灵宗付出一些损失。

    “赵长老,什么时候出发”王伦问道。

    “半个时辰左右,”赵长老接着道,“会有一名元婴修士和你一块行动,希望王副会长不要误会这是在监督监视,主要是考虑咱们有五名元婴修士,只需跟三支车队,其中的两支车队必定会有两名元婴修士,而王副会长以前没参与过类似的行动,多一个人会更稳妥一些。”

    “理解。”王伦简短应道。

    说是没有监督监视的意思,但其实肯定就有这层意思在。此外,加入一名元婴修士了,那肯定是以对方为主,这个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毕竟对方更受信任。

    “我回去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内会回到这儿。”王伦说完起身。

    “没问题,等王副会长的同行来了,你们便可以先去找你们那支车队,随车队返回大龙城的灵矿。”赵长老解释着。

    王伦点了点头,离开了主楼,在回住处的路上,想着一些事情。

    息铁确实重要,否则万剑门不会在鼓动了几句后,其他十家宗门就都同意向灵宗施加压力了。

    要知道,十二家宗门中,灵宗总归有几个走得近的宗门,这一次无力例

    外,都不愿见到灵宗独吞了息铁。

    若是自己能够从中发挥作用,让灵宗损失一部分息铁,往大了说,那就是在削弱灵宗以后的实力,为以后自己的行动更大一点的胜算。

    毕竟是往大里说,灵宗损失了一部分息铁,比如三分之一的息铁,那灵宗修士通过息铁增强法宝威能的机会就会少掉三分之一,能让灵宗一些元婴修士的法宝受到一点点影响,进而影响到时空城的防卫能力。

    当然了,这是很牵强的解释,只不过灵宗损失了息铁,的确会让灵宗受损。

    而往小的方面说,自己参与行动,头一次暗中对灵宗下手,能够积累经验,为以后的终极行动经验支持。

    所以不管怎么看,只要有机会,就应该趁此机会,让灵宗损失一部分息铁。

    赵长老那边留给了自己半个时辰的时间,王伦知道自己该利用这段时间做什么。

    回来收拾东西是借口,进入住处后,王伦立即照例检查了一遍,确认没人在自己不在的时候闯入进来,布置什么隐藏的手段。

    然后,王伦设下结界,确保自己接下来的谈话不会被人偷听到。

    王伦取出灰色的传讯玉简,这是专门用于联系问斗势力的龙头周猿的。

    等了足足五六分钟,传讯请求才被通过。

    “是我,我这边安全。”王伦依旧没说出自己的名字。这也是周猿和他说过的,两人直接联系,不会彼此说出可能泄露身份的东西,最主要的就是各自的名字了。

    “这边也安全,”周猿的声音响起,“上次你让我查陆的下落,我已经掌握了他的行踪,现在他的举动在我监控中,甚至有可能偷听到他在住处时的重要通话。”

    王伦上次突破到元婴中期后,就决定在有机会的时候,对陆明动手,所以自然需要问斗势力帮自己掌握陆明的下落。

    而且不能是自己决定动手的前夕,再让问斗势力做这事,宁愿是现在就开始监视陆明,这样可以有更多机会收集重要情报,方便自己根据这些情报,精准地制定计划。

    现在周猿说,不但在时刻监控陆明,甚至有机会窃听到陆明的通话,多半就是,周猿在陆明的住处布置出了神秘手段,且陆明没有察觉到。

    王伦没浪费时间去追问周猿,到底用了什么窃听的手段。

    何况,即便问了,周猿也不一定会说。

    “好,陆那边就麻烦多盯着了,有特殊的消息还请第一时间告诉我。”王伦说道。

    “放心。”对方的回答永远那么干脆,“可还有其他事”

    “有。”王伦也直接应道,“我刚接了一个任务,郭群其要求我乔装成为运输灵石的车队的一份子,前往大龙城灵矿,暗中将部分息铁混杂进入灵石中,一并运出来。总共有三支车队会同时这么做,目的地是邺州,除了正常的车队人员,灵宗总共安排了五名元婴修士暗中保护,我所在的车队,除了我还有一名元婴修士。”

    “有什么事要做的”周猿表示听懂了,然后知道王伦专门说这事,肯定

    是要他这边做什么事。

    他既然控制着问斗势力,平常的时候,自然是让问斗的成员暗中四处搜集十二大宗门的信息,灵宗的息铁被其他十一家宗门惦记上的消息,自然瞒不过他的耳朵。

    结合王伦透露的信息,他知道郭群其是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利用原本正常运输灵石的车队,将息铁分为三部分,由三支车队带出灵矿,带到邺州境内。

    “总共有四支车队,其中一支只负责在云州境内运输灵石,不会夹藏息铁,如果没把握,那就四支车队一起攻击。”王伦说话了。

    “所以,你需要我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地毁掉全部的息铁”周猿反问了一句。

    王伦知道对方的意思,劝道“息铁固然重要,但想要夺走一部分息铁并不容易,那要从至少一名元婴修士的手上进行抢夺,失败几率很大,一旦有活口被抓,我想能参与行动的人级别肯定不低,扛不住而被灵宗盘问审讯出了一些机密的话,搞不好整个组织都得遭殃,如果只是以毁掉息铁为目标,难度要小很多。”

    “你说的有道理。”周猿承认了。

    他的确想弄到一些息铁,这种特殊的炼器材料对任何一个势力都很重要。

    但王伦的解释很有道理。

    “所以”王伦要进行确认。

    周猿说道“只出手毁掉息铁。”

    “另外要告诉你的是,”周猿进行着补充,“我的人手不足以同时对三支或者四支车队动手,也没法将情报透露给万剑门、聚阳门这些宗门势力。”

    “透露给你同行的那几家,尤其是由散修组成的那两家”王伦指的,自然是反贼势力,且是和问斗的组成成分相同的风洞,黑井反贼势力。

    九家反贼势力,风洞,问斗和黑井,有散修的背景,接纳的也都是散修。另外的六家则是由反对十二大宗门的其他宗门势力暗中组建的。

    所以九大反贼势力,也分为了两派。

    当然,就算是同一派,问斗,风洞和黑井平常的联系也很少。这点周猿提及过。

    周猿一下就听懂了王伦要表达的是什么,说道“不能保证这两家一定不是时空城扶植起来的,如果真是这样,就算我这边不会暴露,事后时空城那边也会追查,为什么秘密会泄露出去,且是泄露给咱们这样的势力多半就会怀疑当日参加运输息铁的人中,存在问题了。”

    王伦“这样说也对,确实有道理,我参与了运输,事情可能会牵扯到我。”

    王伦明白,如果这次行动自己不参加,那么周猿完全可以将情报泄露给风洞、黑井势力,甚至是告诉给其他的六家反贼势力。

    “所以我只能是用我的人,发动攻击,估计只能选择一支车队,才比较有把握。”周猿说道,“行动的人选,我会选择死士,假如行动失败,不给时空城查出行动之人身份的可能。”

    这也同样是为了杜绝后患,避免王伦一下就被时空城怀疑上。

    总之,问斗势力要动手,也不能让人事后查到,动手的是反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