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26章 灵机一动

    好,我这边有关键信息,会找机会联系你。”王伦说道。

    周猿只能集中死士,对一支车队展开攻击,首先就得避免自己所在的车队遭遇攻击。因为事情如果发生,自己为了不担上嫌疑,需要发力攻击,加之车队还有另外一名元婴修士,周猿想得手难度很高。

    所以最好是选择一支只有一名元婴修士坐镇的车队。

    周猿肯定没办法区分,就得需要自己设法弄到情报,告诉给周猿了。

    “我这边会选择死士,提前做好准备,等着你的消息。”那一头,周猿表示听明白了。

    赶在周猿结束通话前,王伦问道“姓陆的警惕心高不高有没有可能你我联手,突然袭击,杀死对方”

    周猿肯定也是元婴修士。加上自己,如果用的是突然袭击的方式,击杀陆明的可能性就不小。

    “几乎不可能,”那一头,周猿进行着解释,“他呆在云州,在城里面的一座炼剑山庄住着,山庄和万剑门有关,里面另外还有一名元婴修士负责,一旦动手,除非能迅速杀死他,否则,另外那人会以很快的速度助阵。”

    “懂了,看来他选择躲在剑庄里面是有原因的。”

    王伦很清楚,他和周猿联手,哪怕用袭击的手段,也无法得手。说白了,还是要在陆明单独在场的情况下,才有机会。

    “那没其他事了”周猿要结束通话。

    王伦正要说没什么事了,突然脑海中灵光闪现,有了一个新的办法。

    “你那边能不能设法让姓陆的知道车队暗中运输息铁的事,诱使他参与行动”

    因为只是在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个想法,王伦确实没法在短时间内形成具体的方法过程。

    何况,这件事恐怕需要周猿那边主导才可以。

    “你是想利用这次机会,联手你所在车队的另外一人,杀死姓陆的”

    王伦承认道“没错。何况还有更大的操作空间,比如既杀死他,又毁掉车队运送的息铁,事后还会将灵宗扯入到他身死一事当中。”

    “要让他单独行动,不联系万剑门,也不和炼剑山庄的元婴负责人一起行动,这可不容易做到,其二,要让他只对你所在的车队出手,也是难点。”

    周猿觉得王伦的思路独特,但要展开行动,困难重重。

    “可以让炼剑山庄的那个元婴修士和他一起行动,对我所在的车队

    下手,到时候车队的另外那人对付他的同伴,我对付他。他毁掉息铁后会火速离开,我来追击他,你在暗处准备袭击,你我二人联手,能够杀死他。比起死士直接去抢劫车队,如果我说的办法能够成功,其实同样划算,一是能避免死士不必要的伤亡,二是他身上的所有身家都将归你,三是我自己也能够除掉他来报仇,四则是有可能让灵宗和万剑门的矛盾升级。”

    王伦愈发觉得,这次自己参与运输息铁的行动,可以临时更改。

    这样的话,自己和问斗势力,都将受益。

    “你说的没错,但关键问题没解决。”周猿认为没法诱使陆明上当。

    “还有时间用来想办法,”王伦提议,“做两手准备吧,如果行动之前想不出对付姓陆的好办法,那就放弃,执行你最初说的那个行动。”

    王伦还是不愿就此放弃。

    从出发到大龙城,再到将息铁装车,最后到车队离开云州进入邺州之前,这段时间至少有一天。意味着有一天的工夫来想出办法。

    所以,眼前想不到办法,并不代表就一定只能放弃了。

    周猿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何况也赞同王伦所说的将陆明拉扯进行动中的方法,便回复道“好,你我都努力想办法,保持联系。”

    通话马上被切断了。

    王伦将传讯玉简放在衣服的口袋中,方便在玉简振动时能第一时间发现。

    然后,就是收拾东西了。

    这次去大龙城,途中自己没法私自离开找地方将御兽角、灵能大炮的零件等重要物品埋藏起来,但肯定也不能将它们留在商会的住处中。

    王伦将这些敏感的宝物放置在一枚储物戒的最深处。

    常规使用的法宝,将会是“印山宝甲”,旋天矛,鬼冢杖,骨山印以及梦魇大网。

    不会让灵宗的人知晓他在隐藏宝物上的秘密。

    离半个时辰还有一段时间,王伦没急着去主楼,来到住处的院落中,泡了一杯热茶,靠着椅背坐着,边喝茶,边开动脑筋想着问题。

    周猿既然有能力可以在陆明的住处设置手段,那么对于其住处所在的炼剑山庄,应该也有所监视。

    甚至于,对于坐镇剑庄的那个元婴负责人,周猿应该都有所了解。

    想从陆明身上入手,比较难。王伦清楚陆明不是剑庄的主人,只能算作是客人,所以,如果运输息铁的机密

    消息被客人知道,而剑庄主人却不知道,这本身就不合常理。

    因此基本上,机密消息不能由陆明直接获得。

    必须通过剑庄的主人,将机密消息告诉陆明,这是最根本的思路。

    顺着这条基本思路,王伦意识到应该要做什么了。

    “机密消息让剑庄主人知道后,一定要让对方看到有利可图,对方才会极力去劝说陆明加入。”

    “同时,还得让剑庄主人决意两人单独行动,不禀告万剑门。”

    “先向周猿问清楚剑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王伦再次传讯联系周猿。

    “做不到单独拖姓陆的下水,得让炼剑山庄的主人先下水,再拉着姓陆的下水,我想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

    周猿很快说道“我刚才也想到了这一点,是要按照这种思路计划行动,不过剑庄主人方啸是个什么性格的人,我不清楚。”

    他接着补充,“监控姓陆的手段,是利用一个菜贩子给剑庄送菜,我们假冒了菜贩子,将一套成型的法阵迅速布置在姓陆的住处的附近,有一定几率可以偷听到姓陆的通话。”

    周猿并没有通天的手段,能够在陆明的住处内设下手段,监视陆明的一举一动。他选用了一套造价不菲的特殊法阵,将其放置在离陆明住处大概三百米远的荒草丛中。

    这几天,一直没有出事。

    陆明可能会检查住处,但很有可能不会经常感知住处周围的情况,毕竟呆的地方是剑庄,是万剑门的地盘。

    这套小型法阵,能够在天气合适的时候,也就是环境中杂音很少的情况下,偷听到三四百米内,人的谈话声音。

    而这样的法阵,还只能布置在陆明的住处附近。

    因为剑庄的其他地方,剑庄护卫巡逻频繁,反而是陆明的住处,因为陆明是客人,守卫不去巡逻,法阵才能得以不被很快发现。

    正因为这样,周猿没法安排其他手段监控剑庄的其他人,尤其是庄主方啸。

    方啸性格如何,他几乎一无所知。

    “时间紧迫,现在去找剑庄的人暗中了解方啸这个人,时间上应该是来不及了。”周猿有些懊恼。

    “来得及,”王伦想起了一个人来,“我来搞定这个,稍后再联系。”

    既然周猿那边没办法,那只能是找紫禁剑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