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27章 剑庄主人的弱点

    王伦倒也清楚,紫禁剑将和陆明不对付,听说还和万剑门渐行渐远。

    紫禁剑将的紫禁会,和万剑门本部不很远,同在云州境内。现在自己则在邺州,好在两州相邻,传讯玉简应该能起作用。

    王伦尝试传讯联系对方。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期间王伦尝试了数次通话请求,终于那头有了反应。

    “王道友是你吗”

    那头的大嗓门响起,声音热情。

    “是我,紫禁道友可还好”王伦加入灵宗前联系过对方,但进了梦泽城商会后,就没有再联系对方,说起来也是几个月没有联系过了。

    自己曾经在圣阳谷那儿,当面揭穿了陆明曾经陷害自己的事,事情迅速传开,陆明被万剑门故意开除,万剑门受到了莫大羞辱,对自己恨之入骨,当时疯狂在追查自己的下落,想找到自己,将自己杀死。

    万剑门自然联系了紫禁剑将,莫长风亲自出马施加压力,逼着紫禁剑将用传讯玉简联系自己,好套出自己的下落,只不过紫禁剑将拒绝了,之后更是为了彻底打消莫长风的念头,将用来和自己联系的传讯玉简毁掉了。

    自己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自然是听紫禁剑将亲口说的。

    在加入灵宗之前,准确地说,是在圣阳谷事件发生之后的一个星期,自己曾经尝试联系紫禁剑将,发现和对方失联,那个时候不清楚紫禁剑将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去了一趟紫禁会,绕过了万剑门修士的监控,到了里面,和紫禁剑将聊了一下。

    也就是那一次,两人又补充了传讯玉简。

    当然,除非是特殊情况,自己也好,紫禁剑将也好,不会贸然联系。最起码自己就知道,万剑门派了修士在监控紫禁会。

    “老夫当然还是老样子,待在紫禁会里面,憋是憋屈了点,但不用受什么鸟气。”

    紫禁剑将的话,王伦听了后知道对方还是感觉有些憋屈的。

    “万剑门还在为紫禁道友不配合他们,而故意恶心道友么”

    紫禁剑将冷哼了一声,王伦提到这点,他就来气“当然了紫禁会外面安排了一名元婴修士故意监视老夫紫禁会在外面的生意也在莫长风的授意下受到了打压,干他娘的,他们就等着老夫忍不住发飙,然后好抓住机会整老夫呢”

    “紫禁道友看的明白就好,”王伦说道,“摊上这种破事,得沉住气。”

    “老夫脾气是火爆,但为了紫禁会的人,再忍一段时间也没事。”紫禁剑将不想受这鸟气,但要为一群跟着他吃饭的人着想。

    虽然紫禁会里面没住人了,人都被他分散安排到外界,但万剑门还是掌握了他的一部分人的行踪,倘若他发飙,和万剑门翻脸,那些人只怕就会受到万剑门的针对。

    这段时间他过得憋屈,原因就是这个。

    “不提这晦气事了,王道友你可是很久没联系我了,这次是有什么事,尽管说。”

    紫禁剑将知道王伦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才找他。

    毕竟现在这种时期,双方都知道,没重要事情,最好不要联络,避免意外。

    要知道莫长风并没有对“通过他去对付王伦”的这方法死心,仍然派人在监视他。

    “有事,”王伦直接问道,

    “青岚炼剑山庄的庄主方啸,是个什么样的人,道友了解么”

    紫禁剑将没去问王伦为什么要打探此人,万剑门做事出格,他这个记名弟子已经对万剑门心灰意冷,不会去袒护万剑门的绝大部分人了。

    这个方啸,和他没有交情,他更用不着去袒护。

    “方啸啊,有所了解,此人擅长炼制飞剑,修心养气的功夫不错,为人也讲义气,几乎没有缺点。”

    王伦听了后反而失望。若是方啸贪婪,或者是贪功,对他反而是好事。因为可以利用方啸的这两个缺点,让方啸为了利益去鼓动陆明参与行动。

    “他总还是有缺点的吧”王伦听到的紫禁剑将对方啸的评价,用上了“几乎”二字。

    人无完人。圣人都有缺点。

    各方面都伟光正的人,反而才可能是最会伪装缺点的。

    “当然,方啸若是没有大缺点,以他在炼剑上的本领,不至于只在青岚炼剑山庄中。”

    “这倒是,”王伦说道,“不说万剑门内的炼剑山庄,万剑门在外界的剑庄中,青岚剑庄都排不进前十。”

    换言之,方啸因为身上某个缺点,得不到万剑门的重用。

    “方啸嗜赌如命。”紫禁剑将道出了此人的致命缺点。

    王伦立即反应了过来“修士之间的赌博”

    若是世俗中的那种赌局,无论是哪种,哪怕方啸赌运一直差劲,输的也只会是黄金白银,输再多也能输得起,不至于因为这种级别的好赌,得不到万剑门的重用。

    何况,都元婴修士了,恐怕对于这种级别的赌博也不感兴趣。

    “没错,修士之间的赌博,赌的就是灵石,甚至是法宝,”紫禁剑将怕王伦不了解,解释着,“既有私下里修士自行组织的赌局,也有专门针对修士的赌场。”

    “嗯,这个我有所了解。”王伦进了梦泽城商会后,听赵燕、吴正他们说过。

    修士之间的赌博,赌具的类型和普通的差不多,但都是法宝,就连骰子都是法宝,在修士不动用神识和法力的情况下,修士也无法针对法宝赌具进行作弊。

    好赌的人,会对这种赌博成瘾。

    所以说方啸的缺点是嗜赌,其实也是贪婪,输了仍然想着下次一定可以翻盘,一次次重复下去,不肯罢手,相信下一次一定可以将输了的全赢回来。

    紫禁剑将见王伦了解修士之间的赌博是什么情况,便省略了这方面的解释,说道“方啸大概十年前晋升的元婴修士,当时就是青岚炼剑山庄的负责人了,再有个两三年肯定会被提拔,但他赌博输光了自己的灵石,开始卖掉自己的法宝,还是输,最后将主意打到了剑庄上面,挪了大笔灵石逍遥了好一阵,输光之后大概想着要一次性翻本,直接将一批炼制好的飞剑低价卖了,导致事情暴露。”

    王伦没去评价方啸的赌瘾,这样的赌徒其实不少见,输的倾家荡产的不少,输完之后挪用公家财产甚至是伪造证明骗取公家钱财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赌徒总想着下一次翻本,就总会去铤而走险。

    “将剑庄的灵石还有飞剑挥霍掉,方啸也是因为一手炼剑本领,万剑门才留了他的性命吧。”王伦说道。

    “自然是这样了,听说这几年他欠的债,还有一半没有还清。”

    “那他的赌瘾呢”王伦问道。

    “戒不掉的,只是肯定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地拿剑庄的修炼资源换成赌资了,反正王道友若要对付此人,抓他欠债巨多以及好赌的特点准没错。”紫禁剑将不傻,知道王伦问及方啸,恐怕是要对付此人。

    王伦透露了一部分实情“不是要对付他,是陆明暗中躲在了青岚剑庄中,我想通过他,对付陆明。”

    周猿那边不管是用死士参与行动,还是利用陆明参与行动,都不会暴露反贼的身份,所以也不怕紫禁剑将顺藤摸瓜推测出他和反贼有关系。

    等于他现在告知紫禁剑将这些,是让对方知道,他要朝陆明下手。事情不会牵扯到周猿。

    “原来是这样,”紫禁剑将恍然,“听说陆明和方啸私交不错,王道友要对付陆明,老夫自当支持,若是还有其他事要问,尽管询问便是。”

    “没其他要问的了,紫禁道友说的没错,方啸没有戒赌,仍然在赌博,又有一大笔欠债,恐怕也急着还清,我就利用这两点就行。”

    王伦清楚,让方啸拉拢陆明参与行动的动机,已经有了。

    方啸为了还清欠债,只会死死抓住机会,最多拉上陆明一起行动,不会通知万剑门,白白让好处被万剑门拿走。

    剩下的要做的事,其实也是最关键的,就是如何让消息被方啸知道了。这恐怕只能是由周猿那边快速安排人手施展手段,故意让消息传入方啸的耳朵中了。

    “紫禁道友,多谢了。”王伦感谢道。

    “有什么好谢的,王道友如果行动,注意安全。”紫禁剑将不忘友善提醒。

    “多谢关心,有机会再和紫禁道友当面畅聊。若有重要事情,尽管联系王某。”王伦说道。

    结束了通话,王伦立即用另一块传讯玉简联系上了周猿。

    实在是时间有限,很快就要去主楼见赵长老。

    “方啸的情况,我打探到了一些”

    王伦快速说了一遍。

    周猿听明白了“若是方啸知道可以轻松抢走一批息铁,且对获得的这个消息不产生怀疑的话,一定会决定干一票。”

    “没错,只要夺走了息铁,有的是渠道卖掉,换得的修炼资源能够还清他的欠债,甚至可能还会有富余,方啸没理由不动心,只会选择暗中动手,不会让消息泄露出去,免得让其他人捷足先登,估计十有八九也不会禀告万剑门。消息上报了,对方啸自己没多大的好处。”

    周猿很是同意“不用担心此人,此人一定会选择暗中行动,而剑庄内陆明是另外唯一的元婴修士,两人私交又不错,此人为了行动保证能成功,多半会拉拢和说服陆明加入。”

    “倒是陆明,会不会被说动此外,陆明会不会通知万剑门,这些存在变数。”周猿觉得能搞定方啸,但不一定能搞定陆明。

    王伦则已经考虑过了,有自己的意见“陆明被开除,不管是万剑门被迫的,还是其他原因,都改变不了陆明曾经让万剑门颜面大损的事实,陆明在万剑门内的名望全部丢失,以后就算能回到万剑门,恢复长老一职,也是日暮西山了,他应该很清楚,今后的万剑门,不会再有他的一席之地,人都有私心,他会为以后着想,有机会联手方啸获得数量可观的息铁,增加他自己的修炼资源,我想他没理由不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