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陆明会动心,这是其一。其二,陆明虽然将消息报告给万剑门会得到赏赐,但获利不如到手的息铁,也许陆明会在权衡中挣扎,但挣扎一番后应该还是会选择拿息铁。

    周猿听完王伦的解释后,觉得很有道理“姓陆的在万剑门的前途基本上完了,因为害得万剑门丢失颜面的缘故,门内肯定有一些老顽固会死死卡着姓陆的,不让他再有机会回去当长老。换做是我,我也会私下里打自己的小算盘,为以后的前途考虑。”

    王伦是站在陆明的角度思考问题的,因为给出的解释很合理,贴近实际。

    周猿不再有这方面的疑问,说道“现在就剩两件事了,一是怎么传递消息给方啸,并且让他确信这消息是无意中获取的情报,不会起疑,二是怎么让方啸和姓陆的朝你所在的车队出手”

    “还有一件事,”王伦补充,“最理想的情况下,是那两人突然动手时被发现,我去对付姓陆的,同行的元婴修士去对付方啸,如果姓陆的和方啸都被都被追着跑,车队就会陷入防御空虚的状态,也许你安排的死士可以趁机将息铁掠走,事后还能嫁祸给万剑门。”

    王伦只说这是最理想的情况。因为事情实际发生后,变数太多了,周猿的人不一定能得手。

    “嗯,这个是要考虑进去,我会安排几名可靠的人手,准备执行这个行动。”周猿也觉得考虑是要考虑,但得手的几率不大。

    王伦或许能够追的陆明落荒而逃,但车队中还会有结丹修士防御,也许到时候能够抢夺到一部分息铁就算是成功。

    “那两个问题,该怎么解决”周猿也赞同按照王伦说的办法去动手,自然想解决难题,好让行动能够顺利进行。

    怎么让方啸“无意中”截获情报,这肯定是一个难题。

    另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让方啸和陆明选择王伦所在的车队下手。

    周猿不用问也知道,王伦自己现在肯定也不知道自己会进入哪个车队,走哪条线路。而在车队出发之前,他就得将情报故意泄露给方啸,所以情报上面是没法暗示让方啸选哪个车队的,毕竟情报泄露时王伦都不能确定会加入哪个车队。

    所以方啸会选择哪个车队动手,完全不归他们控制。

    这就需要他们

    先预测方啸会选择哪个车队动手,然后需要王伦主动分配进那个车队中。

    这很难。不好解决。

    周猿正想着,王伦忽然和他说道“只有三支车队携带息铁,会按照以往的常规路线抵达邺州,三条常规路线肯定不一样,有长有短,只有一名元婴修士压阵的那支车队,必定会选择走最短的路线,那样变数最少,最为安全。”

    “没错。”周猿同意这说法。

    就听王伦接下来说道“实力最弱的这支车队,规模相应地也会小一些,保持机动性,遭遇抢劫时能够更快地逃跑,而携带的息铁肯定也会少一些。”

    实力弱,自然不可能携带更多的息铁。因为一旦遭到抢劫,息铁少,损失会更小。携带息铁更多的车队,必定是保护能力最强的那两支车队。

    周猿一下听明白了“实力最弱的车队,表面观察很容易发现车队的规模最小,方啸分辨出哪支车队的规模最小后,会认为这支车队携带的息铁最少,作为赌徒,方啸决定要干了,肯定就会选择干最大的那一票,赌一把,好赚上最多的钱财。”

    他也试着站在方啸的立场思考,然后就发现了这一点。

    赌徒就是赌徒,选择赌一把,那一定会是赌一把大的,甚至于小的都看不上。

    “所以,三支车队排除了一支,就剩两支了,方啸选对的几率有一半了。”周猿好奇,接着问道,“你有办法让方啸直接选对”

    “路线吧,”王伦说道,“余下两支车队,规模相同,对赌徒来说,选哪一支都是赌一把大的,没区别,但如果有一支车队的路线更靠近青岚炼剑山庄,方啸应该不会舍近求远。”

    王伦的理由是路线更靠近剑庄的那支车队,在方啸眼里,越适合动手,毕竟对周围的环境更熟悉一点。

    不是说车队行进的路线一定会经过剑庄,而是这十几年方啸一直在剑庄中,越是离剑庄近的区域,方啸越熟悉。

    “对,方啸没理由舍近求远,”周猿也同意,“动手的时候,他和姓陆的肯定会遮藏身份,不怕被人认出来,因此选择更远的车队动手并不是什么理由。”

    “我会熟悉大龙城附近的地形,还有剑庄附近的地形,等灵矿那边给我分配了车队后,

    我会根据情况进行调整,确保待在车队行进路线离剑庄更近的那支车队中。”

    王伦将第二个问题解决了。

    至于第一个问题,他当然是没法解决的,最起码时间上就已经来不及,不可能赶到剑庄那边去泄露情报,让方啸知道。

    “我来想办法让方啸获知情报,”周猿说道,“还是从方啸是赌徒这上面入手。”

    “有眉目了”王伦当然知道周猿能当上龙头,头脑肯定很可怕。

    “暂时有了一点眉目,”周猿回应,“总之我这边会努力想办法搞定这事,如果实在不行,我就临时改变计划,领着死士转换目标,去攻击规模最小的那支车队。做好了两手准备,临时如果有变故,也不会什么都做不了。”

    “之后有可能不方便联系,若是我没法联系你,请按照自己的想法执行行动。”王伦考虑到出发离开梦泽城商会后,一路都有人跟在身边,可能并没有机会传讯联系周猿,或者是接通对方的传讯请求。

    到目前为止,计划的整体思路已经出来,哪怕细节没商量出来,其实也没关系。

    真到了方啸和陆明动手的时候,车队大乱,那时候他完全有时间边追击陆明,边传讯联系周猿,将陆明赶到和周猿商量好的地方。总之,这次行动本身也不适合商议细节,变化太多了,根本无力掌握整个计划,让现实行动照着计划好的细节进行。

    结束了和周猿的传讯联系,王伦干脆将这块传讯玉简,放置到了储物戒中。

    之前本来是放在口袋中的,考虑有传讯请求时,玉简的振动会让周围的人也知道,还是放储物戒中比较好。

    那样,有新的传讯请求,他能及时感知到,外人却发现不了。

    离赵长老说的半个时辰,只剩下几分钟了,王伦往住处内的简单示警法阵中,添加了两块中品灵石,确保示警作用持续开启。

    哪怕自己离开之后,有人暗中进自己的住处探查,也查不到什么。所有贵重的东西都放进了两个储物戒中。

    留着示警法阵运转,只是正常修士的正常做法。不这么做,反而会不正常。

    来到主楼,进了会客室,发现牛尚明和赵长老都在,但没有第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