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29章 童子的针对

    “马长老可能在路上有所耽搁了,还没有过来。”

    赵长老先解释了一句,然后问道“王道友准备妥当了吧”

    “嗯,可以随时出发了。”王伦点头道。

    “秘密执行的这次任务,并不怎么危险,宗主觉得用常规运输手段从敌人眼皮子底下,将息铁运出去,能够让敌人措手不及,王道友不用有什么压力,保持平常心态就行。”

    赵长老见王伦进来后,就是一副认真的神色,笑着说道。

    王伦点了点头“这是我进入商会来,将要执行的最重要的任务了,自当办好。”

    原来是因为这个

    赵长老心中恍然。

    说来也是,这次运输行动是宗主郭群其亲自设计的,由灵宗的元婴修士主导,王伦加入进来后,就变为是王伦头一次参与和灵宗本部有关的行动了。

    以前王伦揪出内贼,协助石一清完成护送任务,那都是和梦泽城商会有关的行动,但和灵宗本部并没有关系。

    所以王伦才会说,这次的任务是最重要的,一点也没说错。

    估计王伦也对宗主将其招揽进来却又有意将其丢在商会历练的决定,有所不满,憋着一口气想尽快干出亮眼的成绩,来让宗主刮目相看,好改变目前的处境吧。

    这也很正常。傻子都清楚,进灵宗内部肯定比呆在梦泽城商会要好,哪怕在商会中一手遮天也是没得比的。

    赵长老自以为看穿了王伦的小心思,倒是认为在车队的运输途中,王伦一定会不遗余力地保证车队的安全。

    没过多久,门外就响起了一个有些沙哑、很苍老的声音。

    “赵道友可在”

    赵长老连忙朝王伦和牛尚明说道“是马长老来了。”

    “我在,马长老快请进。”赵长老话音落下,门就被人一把推开,门口出现了一个童子,扎着朝天辫,身高就和六七岁的孩子差不多,留着牛屎头的发型,长相也和孩童一样,白白胖胖的。

    若是不听声音,只看人,肯定会觉得这就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王伦看过去,稍稍感知了一下对方的气息,立即就知道当初鬼鬼祟祟跟踪自己到了城外山里面、暗中监视自己修炼大息刀阵的元婴初期修士,就是此人。

    果然,此人达到了元婴境,但就是元婴初期,并没有达到元婴中期。

    这就是车队中,将要和自己一起负责压阵的灵宗元婴修士了。

    情况还不错,此人是元婴初期修士,将会由方啸去对付,两人修士相当,此人应该没能力快速击败方啸,赶过去助阵自己,自己可以放心地单独追击陆明,放心地和周猿暗中配合对陆明动手。

    没见到此人之前,自己确实有些担心前来压阵的灵宗修士,会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会在行动中压制住方啸。

    “马长老。”牛尚明主动打着招呼。

    王伦发现,童子进来后就盯着自己了,此刻牛尚明主动打完招呼,童子似乎就是在等自己了。

    这是硬要在一开始就分出个地位高低

    王伦倒也清楚,灵宗内有的是修士瞧不起自己,认为自

    己散修出身,身份上先天就差正统宗门修士一截。

    眼前这个马童子,只怕就是此一类的人了。

    刻意分出地位高低,在王伦看来,这做法没任何意义,便看向对方,说道“马长老。”

    和牛尚明的抱拳拱手相比,他虽然也主动打招呼了,但远谈不上热情。

    童子却显得比较受用,仿佛初次见面就占据了上风,心情因此不错一样。

    他径直走过去,毫不客气地跳到一张椅子上,在主位上坐下,看向王伦,慢条斯理道“这位就是王伦了吧”

    “没错,他就是王道友,”赵长老站出来介绍,“王道友现在是商会的副会长,马长老现在是灵宗的外门长老。”

    王伦点头示意,只字不提童子曾经跟踪他的事。这种事没必要说出来,以后没准郭群其还会派此人暗中跟踪他。

    “三位大人,我先离开了。”牛尚明知道三人要谈论事情,主动告退。

    人走了,房门重新关上了,赵长老出声道“王道友,马道友,你们两人将负责一支车队,路上就算出现什么意外,有两位同心协力处理,也肯定能应付下来。”

    话锋一转,赵长老将最重要的话说了出来,“倘若碰到什么有分歧的事,需要商谈的时候,我觉得马长老在外门当长老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倒是可以参考马长老的意见,当然了,王道友有想法尽管提,马长老肯定能够听进去的。”

    王伦点点头“赵长老说的是,事情以马长老的决定为主。”

    童子脸上的得意劲,立即增加了不少。

    “王道友好说话,那我就放心了。”童子老神在在来了一句。

    他内心得意,高兴。

    瞧瞧,这么快就等来了机会,王伦变为他的下属了。管你王伦在梦泽城商会如何在短时间内就混得风生水起,到了他这儿,不还得向他这个正统宗门修士低下头

    即便他无法驱使王伦,但这一路上车队的任何决定,都将由他拍板,他会故意征询王伦的意见,然后再拍板,偏偏不按王伦说的做,想想那个时候自己说一不二,而散修出身的王伦只能是无奈加憋屈,现在他就感觉到了爽。

    “散修就是散修,走到了哪儿,都只配排在宗门修士的后面。”童子内心说道。

    “马长老,没其他事的话,咱们就出发吧。”赵长老不知道老友心中此刻在想什么,但作为朋友,知道老友看不惯王伦,好在之前有宗主的口谕,老友也不会往死里针对王伦。

    将王伦和马长老编到一个车队中,不是他的主意,他能做主的话,不会这样做,这是宗主的意思。宗主是要让看不起散修的马长老这一次见识王伦的本领,还是要让王伦被马长老磨掉一些锐气,他无法揣测,只知道宗主这么做肯定有理由。

    “没什么事,现在出发也好。”

    童子笑着,双手撑着椅子,灵巧地从太师椅上跳到了地上。

    才走出两步,童子忽然说道“王道友,有件事冒昧问一下,不知合适不合适”

    王伦心说自己就算说不合适,对方还是会问,何必这么假客气,停下来脚步说道“马长老询问便是。”

    童子仰头看着王

    伦,表情认真“王道友没有将车队要暗中运输息铁的事,给泄露出去吧”

    王伦的脸上立即露出几分冷漠之色,看向童子,冷哼了一声“马长老一上来就怀疑我吃里扒外了”

    “王道友万不要误会”赵长老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马长老不是这个意思。”

    他朝童子使眼色。童子骤然冒出这句话,也难怪王伦会动怒了。

    “没这么严重,”童子说了一句,但显然是承认有意这么询问的,“就只是想听王道友回答一下,我想道友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吧。”

    “问题回答是不难,”王伦显得还是在生气,“但被无故针对,令我不爽。”

    “何来针对没有的事。”童子干笑了两声。

    “得知消息后,没有和第二个人提及过。”王伦冷冷说道。

    童子就算是怀疑他暗中将情报通知了别人,也拿不出证据。

    只是,童子一上来就这么问,估计一路上对自己会抱有比较强的戒心,自己未必有机会可以传讯联系周猿,知道周猿那边的情况了。

    “好了好了,我还是相信王道友的,这件事非同小可,王道友也知道轻重,不会外泄出去,”赵长老接着道,“王道友也不要生气,马长老的性格直了些,但没有恶意。”

    “王道友不要放在心上,我就随口一问。”童子似乎做了一点让步。

    王伦也就顺势让脸色好看了一些。

    “走,出发。”赵长老只想早点抵达大龙城。至于马长老和王伦会怎么交锋,之后就不关他事了,毕竟是宗主吩咐将这两人安排到一个车队中的。

    三人离开主楼,到了主楼后面。

    主楼后面有围墙,遮住了视线,防止别人暗中监视,而空地上也没有什么人,只有一匹小马正在百无聊赖地用蹄子踩着空地。

    童子走到马驹面前,在其额头和脑袋顶上面连拍了两下,在和马驹交流。

    就见马驹的身躯陡然变大,马身也变为了棕黑色,而且头顶上开始有两只弯角冒出来。

    当变身完成,原本的小马驹,已经变为了是普通马两倍大的大角马。

    大角马因为头生大角而得名,这马的脾气暴躁,同样是御兽宗将凶兽血脉繁衍了之后培育起来的,用于长途远行,这马的爆发力好,吃得多,只要给足吃的,耐力也好。

    童子往自己身上套了一身宽大的衣物,随后也发生了变化,嘿然一声后,身材变高,顿时就变为了一个有些驼背的老者。

    “王道友,你也得乔装了。”童子提醒,此刻已经不是童子了,声音苍老,和外形完全匹配。

    王伦明白童子进商会时,应该也是这幅打扮。童子和马驹的这种变化不是常态,选择这样做,显然是不想让街上的人以及商会中的人知道童子来了这里,避免万剑门的人掌握线索。

    “离开商会,我一直会乔装。”

    王伦回了一句,开始改变发型,用上假胡须。

    赵长老也乔装了一番,像换了一个人。

    三人这才离开主楼后面,朝商会大门走去。童子骑着大角马,旁边赵长老跟着,王伦走在最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