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30章 难兄难弟

    童子有意落后王伦七八米远,然后传音入秘给了赵长老“赵道友,你之前提到过,这人查出吴正的问题时,曾经通过某种手段迅速掌握了布阵修士的位置,这是不是说明此人暗中掌握了一股力量”

    “没可能的事,”赵长老看了一眼前头的王伦,也传音入秘,和对方暗中交流,“宗主在王伦加入灵宗之前,就动用过人手查过王伦的底细,此人是单纯的散修,背后没有什么力量,顶多就是以前和紫禁剑将走的近,但也没有加入紫禁会。”

    “那这人会不会将消息泄露给紫禁剑将”童子再问。

    “马道友是不是很看不惯他”赵长老无奈了,“车队运输这事上,道友真不必故意针对他,任务很重要,不容有失,内斗可不行。”

    “嘿嘿,我的确看不惯这人。若是车队一路畅通还好,若是途中有人劫道,说不得就是此人泄露的消息。”

    童子冷哼道。

    赵长老只好提醒“无凭无证,还是不要乱怀疑了。”

    至于童子看不起王伦,灵宗内像这样的修士还有不少。若是在平常时候,搞不好这些人会故意恶心甚至是整王伦,不过这次还好,秘密运输息铁的任务十分重要,童子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行,听赵道友的,不过这一路上我会保持着戒心,怎么说我还是对一个曾经的散修不那么放心。”童子这样说道。

    赵长老没发表看法。

    三人离开了商会,童子在街道这边等着,等王伦和赵长老上了马车,马车行驶了几十米后,才不紧不慢地跟上。

    一路顺利从梦泽城的北门离开,没有万剑门的修士盯梢,三人到了偏僻的路上,顺势拐入山林中,不一会儿,一艘飞舟冲天而起。

    青岚炼剑山庄,和万剑门一样,都在云州境内。

    作为万剑门管理的一座剑庄,青岚剑庄就和梦泽城商会一样,负责为万剑门灵石、金银等物品。

    虽然青岚剑庄在万剑门控制的所有剑庄中,重

    要程度排不进前十,但规模也不小,主业是炼制下品和中品飞剑,以及从外界接单,比如接受个人客户的订单,负责为个人客户设计或者改造飞剑。

    方啸执掌这座剑庄已经很多年,威信早已经深植进了剑庄的每一个成员的心中,在这儿,他就是类似皇帝的角色,现在他除了炼制一些级别高的飞剑,早已经不会每天花大半时间呆在剑炉前了。

    “陆道友,本部那边还是没有松口么”

    方啸自己的住处内,方啸问着陆明。

    时间归自己自由支配,方啸就算是大白天离开剑庄去外面赌一把都行。

    他长得温文尔雅,不像是炼剑大师,倒像是一名文人,样子上和赌徒更是八竿子都打不着一起。

    今天喊陆明过来,两位老友喝酒,打发一下时间,修炼之余放松放松。

    当然,他觉得还有一种更加让自己放松的方式。可惜手头不宽裕,欠了一屁股债,没法出去尽情放松。

    闲聊之余,也就问到了陆明最在意的问题。毕竟他很清楚陆明之所以到他这儿来暂住,就是因为门主下令,革除了陆明的长老职位,让陆明自动离开灵宗。

    相当于,陆明被门主除名了。

    当然,陆明也告诉过他,并非是被真正驱逐,不像宗门开除门人那样,而是因为陆明害得万剑门丢了颜面,万剑门不能再让陆明在灵宗内呆着,再担任长老,否则会被更多人看笑话,才做出了这样的处理。

    最近一段时间,陆明在炼剑山庄内忙于修炼,他也没过问这个情况,特意说出来,问一问。

    陆明摇头苦笑“哪有这么快就有眉目的,难喽”

    “陆道友的意思是,非得要王伦被杀死后,事情彻底平息下来,宗门才会考虑让陆道友返回”

    方啸说实话对这位老友的遭遇还是很同情的,有同病相怜的感受。

    “肯定是这样了,”陆明说道,“我就是因为王伦而被革除出万剑门的,解决办法只有一个,王伦被宗门杀死了,我才能回去。”

    “哎。”方啸叹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

    陆明看出来了,苦笑道“方道友是想提醒我,不要对现实抱什么希望,是吧。”

    方啸只好点了点头。类似的遭遇,他也经历过,深知能返回万剑门和能重新受到重用,是完全的两码事。

    陆明也叹气“不用道友提醒,我也清楚,就算王伦死了,我被重新召回去,哪还有机会重新当长老能给我一个闲职,将我打发到一个眼不见心不烦的角落草草度过一生,就是宗门对我的最好待遇了。”

    “原来陆道友也心如明镜。”方啸说道。

    “若是还想不明白,这半辈子就白活了,”陆明狠狠灌了一大口烈酒,酒刺激着喉咙,声音有些嘶哑,表情也有些声嘶力竭的意思,显得不甘心,“宗门内部有不少人埋怨我,我即使被召回去了,也会受到排挤,不可能再享受到什么了,要不然我被革除宗门已经两个月了,宗门只发放给我最最基本的修炼资源是什么意思呵呵,那真是连以前待遇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了,摆明了就是要我自己管自己。”

    方啸深以为然“说白了,用十分之一不到的待遇也就是为了拴住陆道友,在需要陆道友办事的时候,肯定就会主动想起陆道友了。”

    他兀自接着说道,“老子也一样,把我钉在这炼剑山庄中,完全就是让我炼剑炼剑,估计老子下半辈子都得这样了,只干活,拿最基本的酬劳。”

    陆明倒也没点破他和方啸遭遇上的不同,方啸是欠了宗门的,宗门让方啸一年接着一年还,但起码方啸没被革除,还能在青岚炼剑山庄中一手遮天。

    只是,方啸确实和他一样,前途是肯定没了。方啸还清了欠债,也不可能被重用,宗门只会继续利用方啸的价值,而不会给予相应的尊重。

    他也是,以后的前途肯定也没了。

    同病相怜。

    想到这儿,他又拿起酒壶往酒杯中倒满,将杯中烈酒狠狠一灌而尽。

    “咱们可是难兄难弟了。”方啸同样猛灌酒,苦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