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69章 陷入误区

    王伦的声音并没有减小,不像石一清那样小心翼翼。

    “没什么好安排的了,下面没有人。”

    “没人?”燕开厝惊讶了,连忙道,“会长,那长生鳖和缸子呢,还在吗?”

    石一清也紧张起来。

    院落里面如果空无一人,会不会连长生鳖也带走了?

    “我的神识感知过了,里面没有人在,长生鳖肯定在。”王伦说完,控制飞舟往下方降落。

    但石一清和燕开厝却变了脸色,石一清忧心忡忡“莫不是……”

    “不是什么?”王伦好奇,出声问道。这时候飞舟已经快要落地,他示意石一清和燕开厝跳到地面上。

    石一清照做了,同时说道“会长,我们在六只长生鳖之外,又额外购买了一只差不多体型的长生鳖混进来,在这只长生鳖身上布置了追踪印记,其他六只都没有动,现在可能是……”

    如果现在留下来的就是那只冒牌货,他们将会又一次被敌人戏耍!

    上一次的苍玉鱼事情,就是因为敌人劫走苍玉鱼后,将布置有追踪印记的冰晶鱼缸丢弃在一处水潭边,而带走了苍玉鱼,等他们顺着感知的方向找到水潭时,就只看到了冰晶鱼缸的碎片,那次是结结实实被敌人戏弄了一把。

    难不成,今天又要重蹈覆辙?

    尤其是石一清,已经在惶恐了,极度不愿意见到这事再次发生,那将会对他造成严重的打击。

    “别叹气,”王伦说道,“事情也许没这么糟糕,进去看就知道了。”

    但石一清和燕开厝却没有这么乐观,都在想着如果长生鳖在,那为什么人却不在了?换言之就是,敌人如果要逃走,为什么不将苦心积虑抢劫得到的长生鳖一并带走?要知道带走十分容易,就只是带着一个不大的缸子就行。

    所以他们觉得,这很不合常理。

    而合常理的事,就是敌人只留下来了那一只冒牌的长生鳖。

    “注意地面。”王伦忽然提醒道。

    石一清和燕开厝双双往地面看,发现通向正门的外面地上,有着一行脚印,显示的应该是只有一个人从正门离开,然后又走回了正门里面。

    “只有一个人?”燕开厝不解,“敌人有至少十人,莫不是他们乘坐艳尾凤鸟回到这儿时,是直接飞进了院落里面?”

    “外面的痕迹看起来不重要,到了里面后多加注意,不要破

    坏了里面的痕迹。”王伦之前提醒的用意就是这个。

    外面的痕迹不用理会就是。

    石一清和燕开厝跟在王伦身后,翻越围墙进了院子里面。

    落地后,这两人立即观察起了地面,结果发现地上的痕迹很多,有飞行坐骑落地时翅膀扇动地面灰尘留下的痕迹,也有脚印。这是院子里的痕迹。

    部分脚印显示步幅很大,且脚印明显比其他脚印深一层,似乎是这些人在行走时,不仅步幅跨度增大了,而且还很用力,应该是这些人加快了速度,类似于飞奔。这基本是只在有急事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

    这部分脚印有着好几串,重合的也多,石一清仔细分别,发现留下这种脚印的人,至少有三人。

    院子的最左侧,是关艳尾凤鸟的地方,里面已经没有了这种飞行坐骑的影子。

    除了一部分脚印特别外,地面上还见到了散落的血迹,显然是有人受了伤,血点一路散落,通向了一间房。

    院子里面的检查情况,就是这样子了,石一清不由得说道“看样子是他们乘坐飞行坐骑回到了这里,然后将伤者紧急抬进了房间里,地上才留下了一些血迹。之后撤退时,他们应该是遇到了紧急情况才快速撤离的,走的很急。”

    “难道是真碰到了很危险的事情,必须匆忙撤离,所以他们才没有带走长生鳖?”燕开厝不由得对找到六只长生鳖又燃起了希望之火。

    但燕开厝紧跟着就脱口而出,“不对啊,敌人至少有十人,和我们厮杀时,并没有死任何一人,只有一名修士被惊慌的艳尾凤鸟掀下,坠地而死,怎么显示急匆匆撤离的人只有三四个人?就算伤者是被抬走的,也没可能有七八个伤者啊。”

    王伦看出来燕开厝也好,石一清也好,都很想见到六只长生鳖就在房间里面,但又对此没有丝毫信心,这才根据现有的痕迹拼命进行推断。

    其实长生鳖在不在,逐个房间检查就行,何况还有神识能够用来感知,直接锁定某个房间都行。

    但这也不能怪这两人不精明聪明,关心则乱。

    “两位,先找到长生鳖再说。”王伦提醒着。

    他继续用神识感知,然后直奔其中一间房。

    两人自然一并跟上。

    王伦进入房间,见到了一个缸子。两人也瞧见了,缸子摆放在地上,没有阵法之类的手段存在。房间四周也只有几件简单家具,见不到危险之处。

    “都在里面。”王伦先看到了缸子里面的东西,出声道。

    石一清和燕开厝上前来,果然看到了缸内正有七只长生鳖趴着,好几只连脑袋都缩回了壳中,显得怡然自得。

    “我检查检查。”燕开厝不敢怠慢,连忙检查。

    六只长生鳖都没事,活力很足,那只假冒的,追踪印记还在。

    “货物都在,几乎没有损伤,”燕开厝放下心来,但疑惑也随之出现,“什么要紧的事,竟然让他们连长生鳖都来不及带走?”

    燕开厝并不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他以为敌人劫走长生鳖,是极为看重长生鳖的价值,是有需要才抢劫的,所以既然敌人好不容易抢到了手,最后时刻却不带走,他很不能理解。

    “这儿也没见到苍玉鱼。”石一清补充道。

    “长生鳖都在就好,石副会长,解除那只长生鳖身上的追踪印记,待会儿将它放生吧。”王伦知道这一类鳖被放生后也能在野外生存,毕竟水下少有这种大鳖的天敌。

    “见不到苍玉鱼也正常,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吧。”王伦接着说道。

    几人又检查起来了其他房间,很快就在最大的一个房间内,发现不少的血迹,还有染血的布,储存丹丸的瓷瓶等等。

    “受了重伤的修士在这儿进行了疗伤。”燕开厝分析着,“在和我动手之后,这些人受到了另外的攻击,不仅仅有人身受重伤,还有过半的人没有回到这里,看来这些人遭遇到了惨烈的厮杀,是一路突围跑到这儿来的。”

    “难不成,还有一拨人也在抢长生鳖?”石一清脱口而出,紧跟着自己就摇头了,“如果是要从这些人手上抢长生鳖,就会一路跟上来,在这儿会发生激烈打斗才是。”

    王伦点头道“这些人应该是因为其他事而遭遇了激烈的攻击,损失过半人手后好不容易逃到了这里,给重伤修士进行了疗伤,接着应该是又遇到了危机,这才仓促撤离,顾不上带走抢夺得来的长生鳖。”

    他顺着两人的思路往下说。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等待会儿获得新的发现后,不用他提示,两人就能知道。

    这样做,自然是为了让两人主动发现这儿是一处反贼据点。

    这种事,他不能刻意去引导分毫,事后哪怕三人被灵宗分开询问,大家都能合情合理地说出是怎么发现反贼据点的,他不至于被石一清和燕开厝认为有刻意引导的嫌疑。

    “应该就是会长的这种推测了。”石一清附和。

    。

    记住收藏保存爱看书吧唯一域名,享受高速阅读!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