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 99章 千万不能做坏事

    宋澈顿时叹为观止。

    已经知道张老太爷以前罪孽滔天,但听张守信这么一说,如果属实的,那真的是丧心病狂了!

    见自己反而成了罪人,张老太爷的脸色更显灰败,痛苦的闭上眼睛,艰涩道:“这件事,是谁跟你说的?”

    “还能有谁,当年一起从矿井里逃出来的华工呗。”张守信讥笑道:“年轻时候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你在唐人街的店铺,每年租金都在涨,唯独其中有两家的店铺租金一直特别优待,甚至还会减免。”

    “直到十几年前,唐人街的那次抗议冲突事件,特别优待的那两家租户都死了,一把火把房子都点着了,全家无一幸免,这未免太过巧合了吧。”

    此话一出,一阵过堂风吹过,充满着萧杀和萧瑟!

    饶是宋澈等人见多识广,也当场的不寒而栗!

    他们都已然有了一个细思极恐的猜测!

    “后来我秘密调查,才知道,特别优待的这两家租户,他们的老人,都是当年跟你还有我爸一起下过矿井的!”

    张守信开始抛出了一枚枚的重磅**!

    “因为他们都知道了你当年谋害我爸的事情,因此他们一直敲诈勒索你,店铺可以给他们住,缺钱了就找你要,但是你受不了他们越来越大的胃口,也担心他们迟早有一天会揭露了你当年的罪行,为了保住你唐人街首富的身份地位,你故意挑唆制造了那起抗议事件!”

    “借着这场动乱,你浑水摸鱼,雇人在夜里放了一把火,把他们都给烧死了灭口,事后又到处活动,最终让官方把这两起灭门惨案认定为意外火灾,加上当时动乱的死伤者太多了,自然不会有多少人关注遇难者名单里多出来的这两家人!”

    “想掩盖一件罪孽,就得犯更多的罪孽,难免会有疏漏……后来那两家人的丧葬都是我负责的,当时有一个住他们隔壁的街坊偷偷找到我,说曾经有次跟那家的主人喝酒,那家主人喝多了,就说漏了嘴,把你当年在矿井里干的罪行都抖了出来。那街坊还担心你也会杀他灭口,没多久也搬去了清迈。”

    宋澈默默听完,继续缄默着。

    以他的心理素质,面对这段惊世骇俗的罪恶往事,也需要极大的心力去消化。

    从医之前,宋老头就几次提点他,人内心的病变,远比身体疾病更复杂恐怖!

    因此,他从不会高估人性的良知善意,更不会低估人性的丑恶卑劣!

    人一旦萌生出恶意,一步错步步错,就永远不会底线!

    张老太爷……还是叫他张祥生吧。

    张祥生的名字和形象,看似祥和。

    但表皮面具之下,却是一颗比恶鬼还凶残的灵魂!

    “人渣败类!”朱邪爆了粗口。

    “王八犊子!”玲姐补了一句。

    面对指责,张祥生的眼睛却缓缓睁开了,眼神已然黯淡无光,瞳孔涣散,犹如死人。

    “以上,你说的事情,我都承认,没错,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张祥生的面具掉落了,似乎也卸掉了包袱,言辞反而轻松坦然了起来:“但是,我还是想最后给自己辩解几句。”

    “好,你随便说,如果到这一步,你还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我现在就可以以死谢罪!”张守信狞声道。

    “我没有想洗脱自己的罪孽。”张祥生深深叹了口气,道:“只是,你有权利知道你父亲死去的真相经过。”

    宋澈心里一动,试探道:“你该不会想说,杀死你堂哥的,其实是别人?”

    “活埋我堂哥的,确实是我。”张祥生的声线颤抖了一下,眼中又填满了痛楚:“当时,我堂哥背着我,就快要爬到洞口了,遇上了两个矿工……没错,就是那两个特别优待的租户家男主人,大家都来自一条街,当时还不叫唐人街,不过因为家里都是从潮汕来的,大家还是很抱团的。”

    “不过,在生死关头,人的自私和邪念就冒出来了,那两个华人矿工平时对我们兄弟还挺照顾的,但是在发现我和我堂哥也爬了出来,他们非但没有伸手拉一把,反而想要把我们兄弟俩都活埋在矿井里,这样他们就能冒充我们的家属,从矿主那里拿到一大笔赔偿金!”

    宋澈顿时面沉如水。

    想起了一部叫《盲井》的电影。

    这种恶相,在国内也曾存在过。

    一些心术不正的矿工,物色找来一个老乡或同伴,然后故意制造矿难害死同伴老乡,接着再以家属的身份闹事索赔,而矿主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只能赔钱消灾。

    但其实,这些恶相,也是上世纪南洋华人的血泪史之一!

    而张祥生还在陈述当年的惊魂一幕:“关键时刻,我和堂哥求他们,并说如果我们全死在这,他们也未必能成功冒充亲属代领赔偿金,那两个矿工考虑了一下,就、就……就让我们中爬出来一个,然后将另一个给亲手活埋了!”

    张守信和张维炎的呼吸陡然粗重了起来。

    后堂的空气瞬间凝结住了!

    像是有恶鬼在张牙舞爪!

    随时会将人吞噬殆尽!

    “一开始,他们选择的是我堂哥,毕竟我的腿断了,但堂哥不肯,一番争执,我堂哥忽然把我推了上去……”张祥生不觉间,已然老泪纵横了,惨笑道:“我一开始当然也不肯了,但那两个矿工硬是胁迫着我,把我拖到矿井口,用我的手砸断了最后一根支撑木,硬生生的把我堂哥给活埋了!”

    后面的,张祥生大概是难以承受痛彻心扉的梦魇,因而没有继续讲。

    但大家基本都能脑补得出来了。

    无非是那两个矿工威逼利诱张祥生,如果他敢告发,那么他必然是头号凶手!

    到时候两兄弟一样得在阴曹地府汇合。

    如果他愿意配合,那么等拿到了赔偿金,三人瓜分、各回各家,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但谁都没想到,张祥生拖着一条瘸腿,以及这笔充满罪孽带血的赔偿金,迅疾的发财致富,成就了唐人街首富。

    而那两个矿工,则混得差强人意,只能守着店铺过活……当然,时不时还会找张祥生打打秋风化化缘(讹诈)!

    张祥生如芒在背,不愿意一直遭受这两个矿工的敲诈勒索,因此策划了一起唐人街抗议冲突事件,趁着混乱,终于将两人灭口……或者,也是手刃了仇人,替亡兄报仇雪恨了!

    但真相究竟如何,谁都不能只靠这些话就百分百相信,毕竟现在也有张祥生自己最清楚了。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张守信咬牙道。

    “我说了,信不信随你。”张祥生颓然道:“你以为我这几十年来就过得好了?我那么不择手段的赚钱,就是吃够了弱小就要挨欺负的苦头,我不希望我的后代再尝一次了……也包括了你。”

    “这几十年来,我待你如何,你最清楚不过了,可能你觉得我只让你守着这金铺、收收租,是故意冷落你,但我的初衷,只是不希望再让你沾染那些不干净的产业了。”

    说着,张祥生从口袋里取出一份存折,递过去,道:“这是用你身份开的户头,每年公司一半的收益都打进去了,应该足够你和阿炎安安稳稳的过下去了。”

    张守信瞪直眼睛,往前走了两步,很努力的看清楚存折上的名字,一张脸写满了难以置信。

    “那些不干净的工作,还是留给我这罪孽之身去做吧,我的孩子们,都应该清清白白、本本分分的,华人在这里,扎根不容易,更需要团结。”张祥生说着,将存折塞到张守信的手里。

    张守信怔怔的看着存折上的数字,脸色阴晴变幻了一阵,忽的嗤笑道:“你是想用这钱赎罪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毕竟你爸,确实是我害死的,我从未想过否认。”张祥生很淡然的道。

    这时,宋澈忽然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当年害死你儿子儿媳的,是张守信了吧?”

    “……”

    张守信再次呆愣住了,这次像极了被抽干灵魂的躯壳!

    但稍微恢复了反应,他本能的看向了张祥生,却再次被施加了定身咒。

    因为,张祥生在得知儿子儿媳遇难的真相时,仍然很平静……只是眼神里又多了一层痛苦。

    “没错,我就早知道了。”张祥生一字一句的道:“当年那场动乱之后,我儿子儿媳双双遇难,表面上看,是受害者在报复,但如果没人做内应,提供他们的出行路线,是根本办不成的……”

    说着,张祥生看着堂侄子,道:“没多久,我就查到了你,也是从那时起,我已经怀疑你知道了当年矿井里的那件事,但我一直不肯相信,毕竟你是我堂哥的孩子,是我养大的,我几乎把你当亲儿子一样啊……”

    “但事实就是如此。”宋澈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就没想过替儿子儿媳报仇么?”

    “想过,但想想,还是算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况且这都是我欠他们的。”张祥生在这个情况下,居然还笑了一下,那是一种带着解脱释怀的笑意,大概是终于能卸下这个压抑他一生的包袱了。

    “儿子儿媳死了后,我就想通了,这都是命啊,人在做天在看,千万不能做坏事了啊。好不好,阿信?”

    张守信注视着张祥生,眼眶中也终于涌出了泪水,流淌过脸面,滴在了那一本饱含血泪的巨额存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