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七十三章 看一遍就会!(求订阅)

    一个小时之后,阮彬见到了这位徐文董教授。

    对方看上去大概50岁左右,头发还没有白发,看起来还不算很老。

    双方介绍了一番之后,徐文董诧异的看着阮彬道:“阮医生,我看过你的全部论文!写的真的好!”

    阮彬听了之后有些意外,自己的名号这么响亮吗?

    这位大拿也知道自己!

    其实阮彬这一年多来在魔都的确是有名气了!

    所以认识也不意外。

    由于徐文董前天就来过这边做会诊,所以再次了解了一下孩子这两天的情况,直接就说可以开始手术了。

    手术室内。

    神经外科、麻醉科、护理部等精英都是聚齐。

    这一台手术含量很高,麻醉科的汪主任亲自出马。

    麻醉采用的是全麻。

    患者仰卧位,患肢外展、头转向患侧,肩胛背垫薄枕。

    只见徐文董先做健侧颈部锁骨下臂丛探查切口及尺神经探查切口。

    切口打开,就显露游离颈横动、静脉,显露臂丛神经根。

    徐文董不愧是他的拿手绝活,手术刀在他手里就好像化身精灵一般,抽丝剥茧,轻轻几刀,就在显露的侧尺神经自腕部平面切断尺神经及尺动脉、尺静脉。

    那是一种大道化简一般的刀术!

    接着就看到他手术刀一起向近端游离,于肘部切断尺动静脉并结扎,继续向腋部游离尺神经,直达尺侧上副动脉进入尺神经主干的远侧。

    其实2岁的孩子的神经非常的细小,现在是用显微镜来进行手术的。

    但是在这种操作之下,这位大拿依旧是行云流水,刀快如麻!

    要知道,这些神经可是比头发丝还要细小啊!

    如果一旦切错,后果不堪设想!甚至会影响到身体其它的功能。切错神经,万一右手出现了问题?下半身出现了问题也说不准!

    所以现在的手术就犹如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此时,徐文董开始将患侧尺神经远端连同尺动、静脉远端,通过胸部皮下隧道,与颈7神经根近断端吻合,尺动脉与颈横动脉吻合,还有尺静脉与颈横静脉或颈外静脉分支吻合。

    这一步是到了手术最关键的适合!

    大家都知道神经如果吻合得不好,那就是前功尽弃。

    目前2岁儿童的神经比头发丝都细小多了,吻合起来的难度可想而知。

    但是神奇的是,徐文董就好像一台精确到纳米级别的机器人一样,吻合器械在他的操作之下,这比发丝还小的神经正在被他一点点的吻合……

    旁边的阮彬看得都是不得不佩服,人家可是没开挂的啊!

    这一份精准操作,简直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而且把神经交叉移位的吻合的方法展现的淋漓尽致。

    说实话,本来患者这种情况几乎无法手术,但是徐文董开辟出这种新式的吻合方式,神奇的江健侧颈七神经通过颈部特殊通路移位至患侧!

    如果是传统的颈七神经根移位术是无法做到的!

    这种交叉移位的方法可以完成颈7神经移位,还可达到缩短神经通路,避免一些患者需要神经移植,达到直接神经移植吻合的目的!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徐文董教授在显微镜下用比头发丝还细的缝合线与切断后的患侧颈七神经根相吻合。共历时约3小时,手术终于结束!

    其中术中出血仅25ml,手术非常成功!

    术后。

    送走徐教授之后,乔晔健笑眯眯的对阮彬问道:“阮医生,怎么样,这一台手术如何?”

    “很精彩!”阮彬佩服道。

    说实话,能创造出这种术式,的确是强的可怕!而且他听说这个徐教授准备当选院士了!

    “的确很精彩,看了这一次手术也让我受益良多。阮医生你不是号称看一遍就会的吗,怎么样,这台手术你看了一遍,还是近距离观看的,你会了吗?”乔晔健打趣道。

    之前他可是被阮彬装过比,说什么看一遍就会。

    院内也有这个流传。

    不过阮彬自己却说是简单的手术一看就会,难度高的手术不能。

    所以他就打趣一番!

    “这个手术难度是虽然很高,我今天看了一次,其实觉得也就那样,下次如果让我做类似的手术,我想我应该没有问题。”阮彬摸了摸鼻子,既然你打趣我,我就认真装逼算了!

    “也就那样……”乔晔健听了之后老眼一瞪,一脸惊愕。神特么那就那样!老夫当年去进修的时候,学习了三个月才能上台手术。你丫的看一遍就行?

    “你确定会了?”

    “我一般不开玩笑的,这你知道。”

    “……”

    “怎么,不相信?给我一个病人,我证明给你看。”

    “滚……”

    …………

    接下来,阮彬还是关注了一下这个2岁患者的术后情况。在病房医护团队的精心照料下,孩子恢复平稳,术后第2天就可以下地了,而且左侧上肢肌张力下降明显,痉挛程度大幅改善。术后第4天,孩子的妈妈惊喜地告诉乔晔健,孩子原本屈曲挛缩的左手臂可以主动伸直了,原本僵硬的手腕和手指也可以慢慢张开了。

    听到这个消息,阮彬很是佩服这个徐文董,这个术式会拯救不知道多少的这种类型的脑瘫儿童啊!

    下班,回家。

    刚回到家准备做饭的时候,没有想到周苳语竟然打了电话过来。

    “阮医生,你还有丰凶中药吗?我这边有6个熟人想要购买来试一试!”周苳语开口问道。

    “目前还没有,估计过一段时间才有吧,什么时候有了,我就给你打电话!”阮彬想了想道。

    目前他手头里的药又卖光了!

    没办法,太畅销了!

    而且抽奖也不是每次都能抽中的。

    抽奖成本也不低啊。

    “这样啊?”周苳语听了之后有些失望。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

    “听说你最近成为了网红医生了啊,恭喜恭喜。”周苳语笑嘻嘻的道。

    “哈哈,托你的福。要不我辞职了,去跟你混算了。”阮彬调侃道。

    “别!你都开上布加迪威航的人了~”

    她从阮彬的朋友圈看到阮彬晒过这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