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虫灾教你做人

    洪逸摇摇头,非常平淡道:

    “可我不想走啊……”

    胡庆梁一瞪眼道:“为啥?小伙子你不会是害怕外面的虫子吧?就凭你那身本事,还不是神来杀神,佛来灭佛?苍龙昂首猛虎啸,垃圾虫子算个吊。”

    洪逸犹豫了一下,有些腼腆道:

    “我想在这等一个女人……她说,三天后会来给我收尸来着……”

    “收尸?”

    胡庆梁愣了下,随即露出了心照不宣的贱笑:

    “说话这么毒?像极了女友的口吻……小伙子,你小俩口都是毒蛇啊,嘴上不饶人。”

    洪逸脸皮薄,仍是腼腆道:

    “不是不是,我哪有那福分……她厉害着呢……”

    “嘿嘿,我懂,少女强则少年扶墙……交了个厉害的女友,这日子过得不轻松啊。”

    “呃,她差点就把我弄死了,昏迷了几天几夜啊……”

    “哇靠!她这么猛的吗?难怪小伙子你一来我家就抢着要吃西域精品黑枸杞,敢情你备受压榨,身体都快垮了……嗨,不过你别急哈,我家里多的是补气养肾的中药,还有一堆外国进口的西洋参,吃了它们,保证你雄风再振!同为男人,我理解你的苦衷!”

    看见胡庆梁一副“男人都懂”的贱贱嘴脸,洪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只好一手捂额,无奈叹气道:

    “随你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那个啥,小伙子你女友漂亮不?”

    “大叔你刚死了老婆,就开始在意别的女人漂不漂亮了吗?”

    “嗨,我这不是想帮你减轻负担、排忧解难吗……”

    “大叔,你话挺多的,要不要喝点虫血、灌点虫脑浆来润润嗓子?”

    “别别别!小伙子我错了,我不烦你还不成吗?不过,咱还是得提醒一句,你女友凶猛如虎的话,你还是赶紧跑路吧,趁着现在虫灾,秩序混乱,你就有多远躲多远吧,女人啊,都是坏东西蛮不讲理的……你瞧我才三十八岁就掉了一大半头发,就是被她们害的……”

    “啊?”

    洪逸微微错愕,他原以为胡庆梁四五十岁咧。

    话又说回来,胡庆梁的话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

    女人都是不讲理的。

    虽然洪逸很想三天后再见到那个女人,跟她解释清楚,对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然后化干戈为玉帛,最终消解误会,成为朋友……

    但很明显,希望有些渺茫,甚至不太现实……

    就算有四条触须相助,洪逸也不敢确保自己打得过她。

    如果她真的经历过未来……

    呼……

    那她几乎是全知全能,步步领先,占尽了优势,十个哦不,一百个一千个洪逸都不够她杀的,更别说她还跟洪逸有不共戴天之仇。

    与她斗?

    洪逸提不起勇气,暂时没那个胆子,还是远远地躲着她比较好。

    “那行吧,我现在就离开小区。”

    “走走走,小伙子,大叔我这就帮你打包食物哈,咱俩一人一个大旅行包。”

    “我没说要带上你啊。”

    “嗨,小伙子这你就不对了,路还长,别太狂,人生不定谁辉煌,我胡庆梁绝顶聪明、神机妙算,堪称孔明再世,有我给你带路,你马上就能走上人生巅峰。”

    “再见。”

    “诶诶诶,等一下啊小伙子!”

    胡庆梁急了,连忙拦住洪逸的去路,做着最后的努力道:

    “在淞州市活了大半辈子,我就是最好的向导,每条街、每家宾馆、每个住宅区、每块开发区我都亲自去过,哪里有什么物资,哪里有什么分店,哪里有什么浴足城,我都一清二楚!我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淞州市地图呢!”

    “那你知道,怎么最快速地去到珈蓝景苑吗?”

    “知道,当然知道!淞州市就没我不知道的捷径!”

    胡庆梁油腻腻的嘴巴一扭,嘿嘿地笑道:

    “小伙子,你去珈蓝景苑做啥?”

    洪逸平平淡淡道:“我小姨一家住在那,虫灾形势不乐观,我得去看看他家人是否安全。”

    胡庆梁连忙打蛇随棍上道:“巧了,我的小蜜也住在那!说不定你小姨跟我小蜜是邻居啊!”

    洪逸叹气道:“哦?真这么巧?好吧,咱俩顺路也行,但你路上少聒噪,如果太吵,我随时都会先走为敬,给你足够过火的自由。”

    其实带上这个油腻中年人也无妨,毕竟他臃肿的身子跑得慢嘛,如果遇到什么特别危险的巨虫,洪逸只要跑得赢他,那洪逸也就安全了。

    谁没个心眼不是?

    胡庆梁却高兴得像个三百斤的胖子,嘎嘎叫道:

    “好嘞,灯红酒绿惹人醉,小伙带我闯社会!”

    “闭嘴。”

    “是是是。”

    胡庆梁倒也不含糊,麻溜地就收拾着行李,两只特大的旅行包里塞满了食物、衣物、小工具、倒模、洗漱用品等等等等。

    至于洪逸,他则是抓紧时间,打开医疗箱给自己的手掌包扎伤口。

    虽然伤口不是很疼,但它仍在流血,再不止血会导致身体虚弱的。

    而且,洪逸必须尽快让手掌痊愈起来,这样他的战斗能力必将再增三成。

    ……

    阴沉的天空隆隆作响,仅仅是下午五点钟,却已经让人怀疑是否黑夜即将来临。

    洪逸和胡庆梁,快步地走出小区大门。

    尽管路上爬满了大量令人毛骨悚然的巨虫,但对两人都造不成太大威胁。

    因为胡庆梁双手举着大号的汽油火棍。

    熊熊烈火噼里啪啦地燃烧,足以让四周的虫子忌惮三分,不敢靠近。

    新闻上说,大多数虫子畏惧火焰,果真不假。

    不过……

    也不是所有巨虫都怕火,例如那些粗长得像滑板的黑绿色蜈蚣就不怕,但它们爬得不快,洪逸和胡庆梁疾步快走的话,它们就难以追上了。

    即便有巨型蜈蚣想前后合击,那也无济于事。

    唰唰唰的厉芒乱闪。

    两把菜刀,两柄钢锤,足以在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内,打爆任何一条蜈蚣的狗头。

    “老胡,老胡!稍等下啊,我们全家跟你一块走!”

    忽然,小区里的楼房传来吆喝声,胡庆梁回头一看,却见十楼的阳台里站着一家五口,男女老少皆有。

    显然,这一家五口是小区里最后的活人了。

    现在虫灾愈演愈烈,一家五口死守在家里提心吊胆得半死,他们后悔了,也想离开小区,另觅佳处。

    如今,他们远远地看到,一个青年好似会魔法一样,操控四条蟒蛇砍瓜切菜一样看似凶猛的蜈蚣,他们立刻就像见到了曙光似的连忙呼救。

    胡庆梁转头看向洪逸,询问道:

    “小伙子,你要不要给他们个机会……这老弱妇孺的,惹人同情啊……”

    洪逸干脆地摇头:

    “不给。”

    “呃……也对,你没必要带上五个累赘。”

    “并非如此,我只是单纯讨厌他们。”

    “这……”

    “他家住在我楼上,最是吵闹,小孩子乱砸地板也就罢,大人更是开麦唱歌开到最大声,从来不顾忌楼下住户的感受,每天都是吵到半夜两三点,我和九楼的住户投诉,他家还恶言相向,愈加吵闹。”

    顿了顿,洪逸语重心长道:

    “道德和法律治不了他们的吵闹……那么,就交由虫灾来教教他们怎么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