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八章八 虫甲大弓

    <strong>书友交流区已经开通,欢迎书友来发书求书!<a href="http://bbs.22k.org/"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style="color: red;font-size:24px;">点此进入22k书友交流论坛</a></strong></p>

    天蒙蒙亮,磅礴大雨早已消停。

    可是胡庆梁仍是睡得天昏地暗,还流着口水说梦话,自编自唱道:

    “山多狐狸野,都是我的姐,就是想头铁,不介意破鞋……噢,我滴姐,我滴蝶……”

    殊不知,人家洪逸早就背着一朵不可思议的花蕾跑回来,丢到长桌上研究起来了。

    如果胡庆梁此刻爬起来瞧上一眼,恐怕会睡意全无,绝对被挑起浓浓的好奇心。

    因为这散发着淡蓝色的花蕾实在有一股妖艳迷离的魅力,叫人移不开视线,恨不得守在花蕾旁边,期盼着奇花盛开的那一刻。

    洪逸拿起一柄消防斧,在巨大花蕾上面比划了几下,还用斧刃在花蕾表层轻轻劈一下。

    “嘣”

    洪逸的斧头竟然被反震开来,压根就伤不了花蕾一分一毫。

    “哇靠,这么神奇的吗,明明看着很软的花瓣,居然能反震利器的切割……”

    “它到底是啥鬼东西?”

    “全世界冒出大片大片的巨型虫子也就算了,如今看来,植物也不安分,未来真心不容乐观……”

    洪逸心中升起一丝丝不祥的预感,但他更感兴趣的是巨型花蕾的构造,以及它包裹着的到底会是什么。

    忍着微微的刺痛,洪逸伸手去摸了摸花蕾。

    还别说……

    温润如玉,手感奇好,比刚出生的小猪崽好摸十倍不止,反正就是又软又滑又弹手。

    洪逸越想越是古怪,他索性凑近脑袋过去,用耳朵贴在花蕾上细细倾听。

    咚咚,咚咚,咚咚——

    那富有节奏的微弱声音,像极了心跳!

    洪逸瞪圆了眼,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

    妈耶,这花蕾里包裹着一只哺乳动物?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难道植物和动物之间的界限也模糊了?

    植物也特么能孕育出动物了?明显违背生物学说好不好!

    洪逸没有惊愕太久,他只变得更加兴奋了。

    也不晓得它要多久才能完全盛开……

    不过先把它养在这座集装箱改造的“河景房”也不赖,慢慢等,反正洪逸多的是时间。

    目前洪逸发现的水陆奇异巨虫有十三种,每种都各不相同、特点奇多,所以他至少需要三五天时间,才能初步摸清这十三种巨虫的基本特性,例如它们的坚硬度、致命点、攻击性、反应力、繁衍能力、敏感源、畏惧些什么。

    洪逸又翻看了一下巨型花蕾的外层。

    在花蕾的梗底,有着触目惊心的裂口,还流着淡蓝色的脓液。

    那裂口……

    就像是被人用刀硬生生地砍下来一样,平整又顺滑。

    会是谁将这巨型花蕾的梗砍断?

    会是那个臭婆娘吗?

    洪逸连忙摇着头,觉得自己想得太荒唐,女人都是多愁善感的生物,她们一般都挺喜欢花朵的,怎可能会践踏花花草草。

    唔,也许是小红在作祟吧……

    小红的虫腿锋利异常,可比一般的西瓜刀厉害多了,多半就是小红爬到哪颗变异奇树上面,用刀腿砍它下来的吧……

    洪逸摇了摇头,不再瞎想,他一宿未睡,着实困得厉害,也是时候该补个觉了。

    毕竟他身上还有伤呢,需要充足睡眠才能加快伤势的痊愈。

    小小的集装箱改造房里,压根就没有床。

    洪逸也只能凑合着睡地板了。

    虽然又冷又硬,但洪逸并不介意,反而还睡得有滋有味,心里踏实得很,即便是睡着了,他也流着口水嘀咕着梦话:

    “诶嘿嘿,洪氏巨型甲虫养殖场今天正式开张了,多谢各位父老乡亲前来捧场,今天,优惠大酬宾,全场优质甲虫肉打五折,不卖九块八,也不卖九十八,咱就卖你九九八元一斤,便不便宜、开不开心,保证你们吃过就忘不了,天天回头客。”

    显然,洪逸在梦境里也想着祸害小红……

    凌晨时分——

    天已经放亮,尽管依旧是浓云密布难见阳光,可至少天地不再是一片漆黑的昏暗。

    洪逸和胡庆梁都睡得稀里哗啦的,齐齐说着怪里怪气的梦话。

    “滋溜溜……”

    一阵粘稠的水响微弱地传了出来。

    花蕾的花瓣缝隙间,竟然延伸出一条细细的绿色藤蔓。

    就像是井绳一样细长,它稚嫩得翠绿翠绿的,如有灵性一般,缓缓地伸长开来。

    它爬向了洪逸的大背包。

    背包里装着许多食物、工具、紧急药物、开塞露,除此之外还有两颗蛋黄大小的、红艳艳的微光水晶——红甲虫晶核。

    洪逸甚至把这两颗玩意给忘了。

    本来是打算送给小姨磨成珍珠粉的……

    但好像也没必要送了。

    稚嫩翠绿的绿色藤蔓卷起两颗红色晶核,像是很激动一样,随即忙不迭地就缩回到花骨朵里,消化掉两颗晶核里的生命能量。

    这朵巨型花蕾的淡蓝色光芒变得更加妖异绚烂了。

    透过半透明的花蕾,似乎能看见人形生命体的阴影轮廓……

    不过一分来钟,巨型花蕾又黯淡下来,不再发出光芒,似乎随同洪逸、胡庆梁那样,彻底陷入沉睡。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

    一转眼,洪逸就这集装箱改装房里渡过了三天三夜。

    平平淡淡的三天都在养伤,研究虫子。

    “造孽啊,空有一身本事,小伙子你偏偏躲在这破地方天天与虫尸为伍……满屋子都是虫血的薰臭味,你真是脑子进水了!”

    胡庆梁都快无聊得照着镜子数数自己还剩多少根头发了。

    他一个劲地怂恿洪逸趁此机会,出去搞搞事情。

    嗯,就像灾难电影那样……满城地肆意搜刮粮食、用品,多多益善嘛,或者跑去防空洞、医院、救济站、正府那些人多的地方去泡漂亮美眉。

    现在到处人心惶惶,物资又跟不上,城市里的虫子也越来越多,危害性越来越强。

    如果洪逸跑去英雄救美的话,多半能让漂亮美眉一见倾心、以身相许吧?

    而漂亮美眉的妈妈,也多半会好好地报答一下胡庆梁这跟班吧?

    哎,一想到洪逸这白痴不出去搅风搅雨、大出风头,反而窝在这破地方与虫为伍,胡庆梁就气不打一处出,像是又掉了一大片头发似的烦躁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