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九十章 午夜已至

    “你碰上麻烦了吗?”

    白马之上,罗娴微笑。

    以沉睡的乐园为媒介,随着槐诗的呼唤,传承乐园之路的公主应召而来。

    “呃……”

    槐诗在呆滞中,感觉自己产生了幻觉,难以置信眼前的场景。甚至一度怀疑这是剧团所创造的幻觉。

    可就在他的眼前,这混乱狰狞的角斗场上。

    当巨大的阴影骤然浮现,墨绿的翼龙展开双翼,吞吐着龙火从天而降时,她却抬起了头,仰望着眼前迅速放大的阴影。

    微笑着,抬起修长的手臂。

    双手交叠,十指紧握,稍显生涩的合拢在一处,演练出已经许久未曾温习过的技巧……当千丝万缕的源质波动和并不出奇的肌力集合在一处的时候,狂暴的气浪便从紧握的双掌之间骤然迸发。

    雷鸣煊赫,狂乱的爆发。

    撕裂了所有人的耳膜。

    天柱崩毁的暴虐力量随着双拳的递进,爆发。

    白皙的拳头和锋锐的龙爪触碰了一瞬,所引发的竟然是如此惊人的恐怖轰鸣。就在巨响之中,扑击而下的巨龙骤然凝固在了空中。

    恐怖的热量从龟裂的鳞片之下迸发。

    浩荡的毁灭奔行在它的躯壳里,好像推到了第一块骨牌,引发了绝望的连锁反应,恰如长钉灌入胸腔,撕裂龙心,将其中的源质轰然引爆。

    温柔的死亡覆盖了每一处躯壳。

    令那一具庞大而沉重的躯壳在狂风的吹拂之下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槐诗的下巴已经快要掉在了地上。

    就好像久违的教学课在他的面前重新上演。那是他至今无法企及的鼓手进阶应用,只能依靠着拙劣模仿模拟出的三重‘霹雳’!

    完美无瑕的……

    ——天崩!

    “看起来现在好像不是聊天的时候啊。”

    罗娴回头,看向愕然的槐诗:“稍后再细聊吧……对了,孩子的事情等会儿可以解释一下么?”

    那一瞬,槐诗如遭雷击。

    感觉自己被浸没在死亡的海洋里。可很快,恐怖的幻觉便消失了。

    马背上,罗娴俏皮的微笑起来,“开玩笑的,别害怕……”

    “恩,恩,不怕。”

    槐诗用力点头,感觉双腿在疯狂的打着摆子,冷汗好像下雨一样

    动弹不得。

    怎么回事儿?这种差一点就死定了的感觉……

    还有,这特么才过了几个小时?八卦就已经传到现境去了么?

    他吞了吐沫,终于发现自己一时口嗨所带来的眼中后果……只感觉眼前一黑:一定会死吧?

    罗娴只是稍微瞥了他两眼,就好像已经看出了他这一段时间的进境和成就,变得有些伤脑筋。

    “你是不是在象牙之塔里懒过头了?已经很久没有进步过了吧?”

    不不不,我觉得我这个进度很正常,已经算是飞快了,师姐,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你一样哪怕是到处旅游也能够蹭蹭蹭长技能的……

    槐诗欲言又止,眼角抽搐着,不知道从何处辩驳。

    “听说你还收了两个学生,记得不要把基础教歪了哦,纠正起来很麻烦的,清理门户反而更简单一些……”

    罗娴无所谓的说着,白马慢条斯理的向前,横穿了整个乱七八糟的斗兽场,一路上留下了漫天的尘埃。

    所有敌人,尽数被怪物一样的少女,在字面意义上的轰杀至渣……

    在轻描淡写的挥手之间。

    没有任何招架,尽数是玩笑一样的一击。甚至算不上招数的程度,只是本能一样的反应而已……

    恐怖的源质波动寄宿在她的躯壳之中,幻化为鲜红的长衣,令人安宁到想要沉睡的美好氛围,乃至晶莹剔透的水晶鞋。

    甚至隐隐浮现了无穷尽深海的幻影,乃至隐藏在深海之中瑰丽宫殿的幻影……

    槐诗石化在原地。

    难以置信。

    “你快要四阶了?”

    “还差很多呢。”

    罗娴随手挽了一下头发,“外道王老先生送了很多珍贵的素材过来,所以进阶的速度还算可以,但天命的培养还是不太够,估计要等很长的时间……”

    槐诗再没有说话,感觉到一阵深切的脸疼。

    他本来以为自己进阶的速度已经足够夸张,没想到面前就还有一个令人绝望的范例——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内,罗娴就已经再度从升华者踏入了乐园之路三阶,甚至还优哉游哉的用惊人的速度向着四阶发起冲刺……

    当罗娴出现的一瞬间开始起,画风就和原本预想的变得截然不同。

    与其说是角斗,不如说是一边倒的屠杀。

    当这一份怪物一般的技艺应用在杀戮之上的时候,原本斯巴达克斯的剧本在机械降神的恐怖影响力之下,瞬间崩溃,变成了一个笑话。

    一个不再进行任何的留手和怜悯,开始全力以赴的罗娴,再度展现出凌驾于曾经之上的恐怖姿态。

    但是和往常不同,所存留的再不是鲜血淋漓的惨状,甚至在睡美人的圣痕引导之下,万物安详的沉眠。

    迎来永恒的终结——

    在最高处,潘德龙愕然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终于从呆滞中反应过来,再忍不住怒火:

    “槐诗,难道你要躲在女人的背后么?”

    “有句讲句,您看我长这个模样,不吃软饭良心过得去么?”

    槐诗坦然的藏在罗娴的后面,十分入戏的进入了自己狗腿子的角色:“我非但要躲在女人的背后,我还要给她喊加油呢!”

    “——娴姐,扎他!”

    “好的。”

    罗娴点头,抬起手。

    并没有接过槐诗递上来的武器,依旧赤手空拳。

    只是深吸了一口气,足足两公里之远的距离,对准了潘德龙的面具,五指缓缓握紧,向前轻轻捣出。

    啪!

    水泡破裂的声音从空气中响起。

    潘德龙的身体僵硬在原地,踉跄后退,脸上的假面浮现出惨烈的缝隙,鲜血喷涌而出,旋即消散在空气中。

    等到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看上去已经萎靡了不少,甚至藏进了层层防御之后,再不露面。

    一旦黄金宫殿的表演开始,演员进入舞台,就相当于成为故事之中的角色,无法豁免来自其他角色的攻击与迫害。

    纵然能够凭借剧团圣痕的力量复活,但依旧会感觉到痛楚和虚弱。

    可不论怎么说……隔着两公里,一拳就将绝对不是愣头青的潘德龙一击杀死,也太过离谱了一些。

    就好像漫长的距离被省略到了。

    罗娴的力量毫无阻碍的传达到了敌人的面前,从容降临,施加暴虐和破坏。

    而所使用的每一个技巧和肌理的运行方式都是槐诗所知晓的范畴,可一旦组合在一起,就迅速超出了槐诗所能理解的范围。

    几乎奇迹的一击,好像融入了整个角斗场,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那样,无远弗届的降下毁灭。

    “这是……什么原理?”槐诗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无法理解。

    “最近琢磨出来的一个把戏。”

    罗娴回答:“按照父亲起名的方式的话,可以称之为‘无间’。”

    “灵感还是来自于上一次和外道王对决之后。因为被揍的很疼,所以才发现技巧这种东西,终究是有极限的。

    你看,倘若你不能接触到敌人的话,再怎么高深的技巧都无从应用……因此,我想了很久,才想到这样的方法。

    引用介质,传达自身的力量。

    如果要说感觉的话,那应该就是趁空气不注意……只要损耗减小到足够的程度,那么距离就再不成问题了。”

    说到这里,罗娴头疼的叹息:“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不过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恐怕不太能学得会吧?”

    自信一些,‘吧’字可以去掉。

    槐诗摇头苦笑:“这个世界上,除了娴姐你之外,也没有人能够再复刻出这种东西了吧?”

    “嗯?”罗娴回头看过来,“这是在夸奖我吗?”

    “是啊。”

    槐诗认真的说:“太厉害了,我完全不是对手。”

    “真开心啊,被喜欢的人夸奖了。”

    罗娴愉快的笑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

    明明总是成熟的大姐姐的样子,可开心的时候却让人觉得像是个小孩。仿佛只要夸奖她的衣服很漂亮,她就可以开心一早上。

    “真想和你多聊一会啊。”

    她遗憾的叹息,“但你应该在赶时间,对吧?”

    沉默中,槐诗颔首。

    “那就干脆利索的,将这个蹩脚的舞台掀翻吧。”

    白马之上,罗娴握着缰绳,仰头凝视着沉浸在动乱中的角斗场,轻声诉说:“乱七八糟的闹剧应该结束的时候了,因为有真正美好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别离之时已至!”

    她提高了声音,向着四面八方宣告:“舞会即将终结,应有钟声!”

    于是,突如其来的午夜中,远方有浩荡钟声响起。

    璀璨美好的南瓜马车从白马的驰骋之中浮现,慈祥而温柔的身影从马车之上浮现,神仙教母的投影降临在此处,向着罗娴伸出手。

    归去的时候已经到了,公主殿下。

    奇迹即将结束。

    罗娴轻巧的从马背上跃起,伸手,握住了来自命运的手。

    “能不能闭上眼睛呢,槐诗。”

    有清晰的话语从槐诗的耳边响起,“虽然没什么好遮掩的,但唯独不想被你看到我最丑陋的样子……”

    槐诗错愕了片刻,依言垂首,闭上了眼睛。

    于是,罗娴便露出了微笑。

    转身走进了南瓜马车之中。

    那一瞬,白马嘶鸣,人立而起,有狂暴狰狞的气息从南瓜马车之中冲天而起——午夜到来了,奇迹的魔法已经失去了效果。

    一切都将被打回原本的面目。

    在最深邃的黑暗里,狰狞的魔龙抬起了眼眸,向着尘世投来漠然的一瞥,张口,纵声咆哮。

    如有实质的轮廓自南瓜马车之上浮现。

    奇迹翻转,所形成的灾厄毫无掩饰的出现在了剧团的眼前,那是丑恶而狂暴的幻影,极尽世间一切狰狞的狂暴怪物。

    此刻,魔龙抬起眼眸,张口,向着眼前的黄金之梦吐出了破灭的烈光。

    毁灭之时以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