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06章 借刀杀人

    第1006章 借刀杀人

    “这么说来,我倒是冤枉你了。”

    陈飞宇笑着举起了举杯,放在嘴边却没有喝下去。

    红莲依旧不为所动,很明显,懒得跟孔家鸣虚与委蛇。

    孔家鸣挠挠后脑勺,如果只有陈非喝下去的话,那他的任务只能完成一半,也不知道明少会不会生气。

    他顺着陈飞宇的话茬,“和善”地笑着道:“倒也不能说冤枉,也怪我做了备份,没提前跟你们说清楚,对了,这位小姐为什么不喝酒,是觉得在下没诚意吗?”

    红莲不语。

    陈飞宇笑着道:“不只是没诚意,甚至我们还怀疑你不怀好意。”

    难道被陈非发现了?

    不应该啊!孔家鸣脸色微微一变,不过立马掩饰好,打了个哈哈道:“哥们你很会开玩笑。”

    “我倒是觉得你在跟我开玩笑。”

    陈飞宇笑,神色逐渐嘲讽起来,道:“我可从来不知道,一个躲在暗处偷摸拍照的人,而且还悄悄把照片备份的人,会来真心诚意的道歉。”

    孔家鸣神色一慌:“我不是解释过,是因为我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吗?”

    陈飞宇不理他的话茬,继续道:“这里是酒吧,鱼龙混杂,尤其我身旁的美女还是人间绝色,你突然端着两杯酒过来,万一里面下了药,对我们图谋不轨怎么办?

    我们出门在外,可不得不防。”

    孔家鸣搞不清楚真的被陈非发现了,还是因为陈非戒备心太强,不敢喝他的东西。

    他作为京圈里的大少,自然也不是好打发的,皱眉道:“这么说,你是不相信我孔家鸣了?”

    “让我相信你倒也简单,你想让我喝下这杯酒更加简单。”

    陈飞宇将红莲面前的那杯下过药的酒,推到了孔家鸣的面前,道:“喝下它,向我展现你的诚意。”

    孔家鸣脸色一变,这杯酒里面下了药,他傻了才喝下去?

    只听陈飞宇淡淡地道:“如果你不喝的话,那就证明这杯酒的确有问题。”

    孔家鸣顿时陷入巨大的纠结中,陈非的态度很强硬,如果他不喝的话,陈非明显不会让步,那他就完不成明宇昂交待的任务。

    “怎么,你不喝,还是不敢喝?”

    陈飞宇神色玩味。

    “谁说我不敢喝的。”

    孔家鸣一咬牙,妈的,不过是小小迷药罢了,大不了喝完之后睡一晚,反正又没有基佬等着轮他,能出什么事情?

    一念及此,他猛地端起面前的酒杯,扬天“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大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

    陈飞宇和红莲相视一笑。

    孔家鸣放下酒杯,只觉得自己的形象都高大了不少,趁着药效还没发作,挑衅道:“我已经喝完了,现在轮到你了,喝吧。”

    现在他已经不指望红莲也喝下去了,先让陈非喝下去报了仇再说。

    陈飞宇神色古怪,反问道:“谁说我要喝的?”

    孔家鸣怒道:“你想反悔?”

    陈飞宇摇头而笑:“我从没说过只要你喝下我就跟着喝,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罢了。”

    红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飞宇真是太坏了。

    孔家鸣一愣,好像陈非还真没这么说过,靠,被这小子给耍了!他脸色阴沉下来,眉角肌

    第1006章 借刀杀人

    肉跳动,怒道:“这么说,你是不给本大少面子了?”

    陈飞宇嘴角泛起嘲讽的笑意,道:“你偷拍我们,还给酒里下药,还装模作样的道歉骗取我们的信任,还想让我给你面子,怎么,你觉得自己是钞票,人见人爱,所有人都要给你面子?”

    孔家鸣脸色顿时大变,“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陈飞宇失声道:“你……你全都知道了?”

    陈飞宇轻蔑地道:“之前在拍卖会的时候,你虽然站在人群中很不起眼,但我一眼就认出你是明宇昂的跟班,你又怎么可能真的诚心道歉?”

    孔家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恼羞成怒道:“好哇,你早知道我的目的,还一开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到的样子,你竟然敢耍我!”

    陈飞宇气势凛然:“跳梁小丑装模作样,如何瞒得过我的法眼?

    说句真心话,你刚刚那番又是想删照片又是敬酒的举动,在我眼中与耍猴戏!”

    “妈的,我让你看不起本大少,看我怎么教训你!”

    孔家鸣勃然大怒,抓起面前的酒杯就向陈飞宇脑袋上砸去。

    红莲神色轻蔑,孔家鸣区区一个普通人,却敢跟飞宇动手,真是不自量力。

    陈飞宇闪电般出手,后发而先至,一手拍开孔家鸣的手腕,一手前探抓住了孔家鸣的头发,拽着他脑袋使劲砸在了面前的酒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大响。

    顿时孔家鸣头破血流倒在地上。

    周围不少人被他们这边的动静吸引,纷纷扭头看来,全都吓了一大跳。

    孔家鸣疼的五官都开始扭曲,他忍着剧烈的疼痛,捂着脑袋站了起来,怒道:“好哇,你还敢动手,我看你是彻底不想在京圈混下去了,你给我等着,我待会儿非得让你跪在我的面前唱征服。”

    陈飞宇轻瞥他一眼,摇头笑道:“看来你是想去喊人了,去吧,我在这里等着。”

    孔家鸣一愣,他没听错吧,陈非竟然有胆量不跑,他以为他是谁?

    但紧接着,他就兴奋起来,撂下一句狠话:“这可是你说的,谁跑谁是王八蛋!”

    说罢,他急匆匆向二楼跑去。

    红莲伏在陈飞宇怀里咯咯娇笑,饶有兴趣地道:“你说他会把谁喊来?

    明宇昂?”

    “明宇昂应该不会亲自出面。”

    陈飞宇猜测道:“这是明宇昂跟我第一次正式交锋,如果他没把我踩下去,那多丢他这位京圈大少的面子?”

    红莲也是极聪明的女人,恍然大悟道:“站在明宇昂的角度来看,让别人对付你,如果成功了,那是他明大少有逼格,可就算失败了,对他的名声也没什么损害,相反还能趁机知道你的深浅,这些京圈大少,果然一个比一个阴险。”

    却说明宇昂等人还在等着孔家鸣成功的好消息,甚至明宇昂都已经开始思考着今晚如何“解救”红莲了。

    突然,房间门猛地被打开,众人只见孔家鸣捂着脑袋走了进来,脑门都快被鲜血染红了。

    众人顿时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明宇昂神色一变,立即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陈非和那个女人呢,有没有喝下迷药?”

    孔家鸣脑袋上剧痛不断传来,再加上迷药开始发作,只觉得脑袋晕晕的,强自打起精神,哭丧着脸道:“陈非把我认了出来,他不但骗我喝下一杯下了迷药的酒,还把我给揍了。”

    包厢里的人脸色纷纷一变,这

    第1006章 借刀杀人

    么完美的计划竟然还失败了?

    明宇昂皱眉道:“这么说,不管是陈非还是那个女人,都没有喝下那两杯酒?”

    “没……没有……”孔家鸣生怕明宇昂冲他发火,及时补充道:“他甚至还叫嚣,让我尽管喊人去对付他,他就坐在下面等着。”

    顿时,周围几名大少纷纷不爽地叫嚣起来。

    “好狂的小子啊,竟然敢这么嚣张,分明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必须得好好教训他,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妈的,一个外地来的小子,竟然狂到这种程度,要是再让他放肆下去,我们这些个京圈大少们不就成了笑话?

    明少,你说怎么对付他?”

    包括孔家鸣在内,众人纷纷看向明宇昂,以明宇昂马首是瞻。

    明宇昂也愤恨不已,不过他要冷静许多,他先吩咐旁边一个大少带着孔家鸣去医院包扎,接着眼珠一转,道:“我记得这家心动酒吧是李光头罩的场子。”

    旁边一名叫做何童的富二代及时道:“对,就是李光头,上个月咱们来这里喝酒的时候,李光头想见明少一面,在门外站了两个小时。”

    “李光头为人粗鄙,没什么优点,不过胜在好勇斗狠。”

    明宇昂冷笑道:“既然有人在他的场子里闹事,就让他来出面解决。”

    “借刀杀人,还是明少高啊!”

    何童眼睛一亮:“李光头一直想得到明少的赏识,让他知道明少有事吩咐他做,估计他得扯开膀子干,把陈非给揍死不可。”

    说完之后,他就兴冲冲地拿起手机,给李光头打了个电话:“嗯……对,这是明少吩咐的……好,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何童刚挂断电话,就兴奋地道:“成了,李光头一听说是明少的吩咐,当即拍板说要最少喊来一百人,乱刀把陈非给砍死,为明少出口气。”

    众人眼睛一亮,一百来号人,就算拿着刀随便往天上一扔,掉下来都能把陈非给乱刀砍死,看这次陈非还怎么嚣张!明宇昂心里舒坦,美滋滋地抽了口烟,笑道:“乱刀砍死未免太残忍了,我们是好人,要慈悲为患,简简单单砍断陈非两只手就行了。”

    何童等人立即竖起大拇指:“明少果然善良。”

    明宇昂哈哈笑了起来。

    却说陈飞宇和红莲在一楼大厅的角落里稳坐钓鱼台,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绵绵情话。

    周围众人纷纷摇头,这两人是不是脑子有病,难道真要等着别人来报复才知道害怕?

    大概半个小时后,酒吧外面的街道上,出现十几辆白色面包车,上百名凶神恶煞的大汉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铁棍之类的武器,场面十分壮观,为首的则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光头男,脸上还有一道疤,眼神狠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酒吧里的客人被这一幕吓了一大跳,原本舞池中扭动的身躯也纷纷停了下来。

    一时之间,原本嘈杂的酒吧里只剩下了dj放音乐的声音,场面十分的古怪。

    那名光头男子正是李光头,在这所“心动酒吧”十分出名,一些常来酒吧喝酒的人,基本上都听说过他的名字,知道李光头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李光头走进酒吧里后,一名服务员快速走过去,恭敬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还时不时向陈飞宇那边指指点点。

    李光头哼了一声,迈步向陈飞宇的方向走去。

    众人纷纷向陈飞宇和红莲投去默哀的目光。